梦远书城 > 子纹 > 入赘当妻奴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忙碌的诗诗根本毫无所觉,她一个人可要当三个人来用,才没心思理会除了工作以外的事。

  张晓柔原本在办公室的另一端,她一看到聂昶义先是一惊,然后立刻飘到他面前,“副——”

  她的话还没说完,聂昶义视而不见的越过她,目光梭巡着,很快的找到目标。

  他直挺挺的站到诗诗的办公桌前。

  诗诗的手快速的在电脑上移动,眼角瞄到了个人影,顺口说道:“有什么要做的,先放在旁边,我等忙完这个,再帮你做。”

  “我打电话?#24515;?#21040;我办公室,你为什么不来?”

  听到这个声音,她一愣,抬头一看,看到是他也没想到两人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一派熟稔很无奈的说:“拜托!我很忙,没空上去啦,有什么急事吗?”

  “我要你见见一个人。”

  “以我的职位,公司的客户应该轮不到我见吧?!”她一脸的怀疑,“你自己处理就好了,我要赶工作。”

  聂昶义双?#30452;?#33016;的看着她。全世界只有她?#35805;?#20182;看在眼里!

  诗诗慢半拍的察觉到办公室的寂静无声,放在键盘上的手忽地一停,抬起头来左右看了看。

  全办公室的人都停下?#30452;?#30340;工作看向她。

  她摸了下自己的脸,又看了聂昶义一眼,然后大叫一声——

  “昶……不——副总裁,你怎么会来?”

  “我?#24515;?#26469;,你不来,只?#26790;?#20146;自来请。”他没好气的说。

  她的表情有些尴尬,“你干么来?”

  “我来,让你很丢脸吗?”他皱起眉头。

  “也不是啦!”诗诗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引发他的怒气,她一向是个平凡惯了的人,可不习惯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

  “那你是什么意思?”他一副要当着众人的面问个清楚的模样。

  “也没什么意思啊,只是——”

  “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还想把我藏起来吗?”

  她苦恼的低下头,可以想见他的话将对她往后的日子造成多大的震撼。

  看来这份工作,真的是做不下去了,以她的个性,肯定无法忍受?#21051;?#27599;日的冷嘲热讽。

  在一旁的远山长子打量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

  “她是你的对象?”顾不得形象,她忍不住尖叫出声。“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聂昶义?#36824;?#35799;诗的挣扎,径自把她搂在怀中。“她是我的女朋友,也是我未来妻子。”

  “你别开玩笑了。”远山长子压根不信,“她长得那么丑,你会看上她?!她是不是用了什么肮脏的手段,强迫你对她负责?”

  她讲话真不讨人?#19981;叮?#35799;诗有些不悦的瞄着这个看似美丽,但实?#35270;?#24352;恶毒嘴巴的女人。

  “远?#21483;?#22992;,请你开口之前先三思,别对我所爱的女人出言不逊。”

  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面前指责她!远山长子的面子有些挂不住。

  “我父亲说,我跟你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那是你父亲和你的以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毫不留情的表示,“我的未婚妻在这里,你总该相信了吧!我并没有骗你。”

  远山长子一脸的屈辱,愤愤的看着诗诗。这么丑的女人,竟然敢跟她抢男人?

  看到她恶狠狠的表情,诗诗忍不住躲到了聂昶义身后。这女人的表情像要把她给大卸八块似的。

  “我不是个会轻言放弃的人。”远山长子仰起下?#20572;?#39556;傲得如同一个女王般走出去。

  看到她离去,诗诗才放松的呼了口气。她实在很怕那?#20013;?#24052;巴的人,人家凶她她会神经紧绷,细胞死了一大堆。

  ?#36824;?#22905;轻松没?#35813;?#38047;,一个抬头就看到聂昶义冷硬的表情,她的一颗心再次悬了起来。

  他一言不发的拉着她走。

  “我的工作——”

  他一瞪,她立刻闭嘴,乖乖的被拉着走。

  白子君轻快的跟在两个人身后离开。

  办公室顿时陷入疯狂的吵杂之中,没人想得到,其貌不扬又好欺负的诗诗竟然跟副总裁成了一对?!

  以前没有奴隶她的人没什么感觉,可一直在压榨她的人,开始担心秋后算账那一天的来临。

  一进办公室,聂昶义把诗诗推坐到沙发上。

  她一脸无辜,“你干么那么生气?”

  他在她的面前走来走去,突然又停下了脚,走到她的面前,压低身躯目光与她平视。

  “你好像怕尽全天下的人,就是不怕我?”他的蓝眸直视着她。

  “才不是。”诗诗摇头,连忙表明,“全天下我最怕你了,你凶起来的样子会?#26790;移?#30382;挫。”

  他一?#24867;?#19981;相信她。

  “那我打电话要你上来我办公室,你为什么拒绝?”

  “因为我有工作要做啊!”这种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也要问喔!

  “你的工作有我重要?”

  她一愣。这好像是两码子事,硬要拿来做比较,好像太为难她了。

  “干么不说话?”聂昶义恶狠狠的欺近她。

  “你很好笑耶!”看着他的样子,她忽地笑出来,“好像吃不到糖的小孩。”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app 电子游戏的危害 快乐8这些平台怎么赚钱 姚记捕鱼 福彩3d跨度走势图查询 学习诈金花技巧 北京快中彩奖金 江苏快3预测一定牛 浙江飞鱼管业 重庆时时彩彩票店怎么赚钱 新浪彩票客户端购买方式包括几种 大乐透12十2复式多少钱 极速时时彩太假了 152二肖中特公开验证 河北十一选五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