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入赘当妻奴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你看吧!他说……”她愣了一下,然后怀疑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我很明白诗诗家中的情况,若我排斥的话,当初就不会追求她了,既然?#19981;?#19978;她,若真要入赘,那就入赘啊!没什么差别,只是怕伯母认为我不够格成为你的女婿。”

  吴美月傻了好一会儿,久久连句话都说?#24576;?#26469;,再回过神来时,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哎呀!你说这是什么话?”她推了他一把,“其实我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是个有为的好青年。”

  诗诗惊讶的看着好像变了一个?#35828;?#27597;亲。好现?#30340;模?#30495;令人觉得毛骨悚然。

  “像你这么帅又有为的青年人,现在都快要绝种了,我怎么会说你不够格当我的女婿。”

  母亲一脸近乎谄媚的笑容,让诗诗看傻了眼,而聂昶义是心里松了一?#35844;?br />
  “奇怪,你怎么一直站在门口呢?还不快点进来坐!”吴美月热切的招呼他进来,“别一直站着,都是一家人了,怎么这么见外?!”

  刚才,明明就是他自己将人家推出去的,现在好像的了健忘症似的,说的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似的。

  看着?#19979;?#22278;滚滚的身躯“轻快”的走进屋子里,诗诗对天一翻白眼,然后看向脸上挂着温和笑意的聂昶义。

  真不知道他到底是看上了自己哪——点?连入赘这种事都愿意牺牲!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也是迷?#35828;摹?br />
  “对不起。”她忍不住对他说。

  “没关系。”他拍了拍她的肩,“其实你妈妈也挺可爱的。”

  在商场上遇到那些尔虞我诈的人多了,吴美月这种真性情反倒让他觉得耳目一新。

  “你说要入赘不会是骗我的吧?”重回到沙发上坐下,吴美月仍不忘再确定一次。

  聂昶义的手紧拉着诗诗。“我说到做到,”他淡淡的说,“我是个孤儿,一直到九岁才被我妈妈领养,而在五年前,她却得了癌症过世了,我对传宗接代这种事不是太在意,只要是我跟所爱的人所生的孩子,我相信我妈妈在天之灵不会在意孩子到底是跟谁的姓。”

  “没错、没错。”吴美月闻言立刻点头如捣蒜,对他这一番话满意到了极点。

  有了他的话,看来,她们卢家香火有望。

  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向看来不太可靠的诗诗,这次居然这么有本事,挑了个令人无可挑剔的好男人。

  “你自己开车来南投,一定很累了吧?”她推了推女儿,“快带人家上去休息一下,我要准备晚餐了。”

  “伯母,不用麻烦了——”

  “什么不用麻烦,你可是我未来的女婿,”她催促起诗诗,“还不快带人家上去!”

  女婿?!好像言之过早了吧?看?#19979;?#28909;切的样子,令诗诗感到对聂昶义更加的抱歉了。

  “还不快去!”吴美月的音调一扬。

  不敢再迟疑,诗诗连忙带着他起身,直到离开了母亲的视力范围,她才松了?#35844;?br />
  “看来,你真的很怕你妈妈。”他看到她的模样,他的手不请自来的摸了摸她圆圆的脸颊。

  她被他碰触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淡淡一笑,“怕她或许有一点,但更担心她胡说?#35828;饋!?br />
  诗诗推开了?#22836;?#30340;门。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她走去将窗帘拉开,让阳光洒进房间里,“你就委屈一下。”

  聂昶义坐了下来,还顺手拉住了她。

  拗不过他,她只好跟着坐在一旁。这一切真的是发生得太快了,她很讶异他会来,更不敢相信他会当着她的面,对着母亲许下?#20449;担?#30475;着他,她心中浮起一种不踏实的梦幻感受。

  他拍了拍她的手,“一切交给我,我相信不会有问题的。”

  “当然。”她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我妈现在满意你满意得要死,如果我们没结果,她第一个拿刀砍了我。”

  聂昶义仰头大笑了声,“你想太多了。”

  她才不这么认为,她可以想见待会儿用餐的时候,母亲一定会开始计划起两?#35828;?#23130;礼……

  诗诗住的那一带是出产文旦而出名,小小的村庄,有一半以上的人家是在种文旦的。

  秋天到了,也是文旦盛产的季节,走在路上,都可以看到路边满是结实汇汇的文旦树。

  “你怎么不讲话?”

  吃完?#24618;?#21518;,两人被赶出来散?#20581;?#35828;得好听是什么散步,诗诗很明白,这个时间村里的人?#19981;?#20986;来动一动,然后才回家睡。她妈在想什么,她清楚得很!

  她已经可以想见,明天村里就会传遍,一向被人笑说一辈子嫁?#24576;?#21435;的卢家大女儿,竟然带了个大帅哥回家来了。

  “没什么。”她忍不住嘟起了嘴。看到不认识的人,基于礼貌,她还是点了下头。

  从上高中之后,她就很少在村里头走动,所?#36828;?#20102;许多的生面孔,但她相信,她不认识他们,他们肯定认识她,因为她有一个整天没事做,只顾着去跟左邻?#30097;?#32842;天的母亲。

  “你不想跟我结婚吗?”聂昶义停下脚步,低头看着她。

  诗诗忙不迭的摇头,“当然不是!”她对他露出歉然的一笑,“是我妈妈啦,感觉好像她在逼你娶我。”

  他一笑,“以我的个性,若我不想,就算拿把?#37117;?#22312;我脖子上,我也不会同意的。”

  她仔细的看着他。他说得很诚恳,一?#24867;?#19981;像是在骗人……

  “我可以用性命发?#27169;?#25105;真心爱你,真心想娶你,希望你能够继续给我你的温暖。”

  他的话终于令她的心头松了下来。

  “可是我很胖……”

  “你只是有肉一点,抱起来很舒服。”

  “我学历很低。”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云南11选5历史走势图 江苏快3所以开奖号 最新时时彩3d软件 足球彩票app下载 25选5开奖结果查询安徽 香港赛马会富豪七尾 如何玩21点 上海快3今天的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十分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一肖中特公开威up 天龙心水论坛期期公开 江苏福彩开奖结果 排球扣球技术教学图解 好运快3是工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