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入赘当妻奴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减肥?!”他有些意外,挑眉看向诗诗。

  “我不想!是她们——她跟恩思想要逼我减肥。”诗诗觉得自己有必要开口解释。

  “卢诗诗,闭嘴!”

  她立刻皎着下唇,不发一语,悄俏的挪动?#25386;劍?#19968;步步的往聂昶义身旁靠去。人要聪明点,往安全的地?#33050;堋?br />
  “诗诗这样子很可爱,为什么要减肥?”

  聂昶义的话令安安傻眼。

  “而且,我也?#19981;?#22905;这个样子、”

  安安更是愕然,怀疑自己听错了。

  “是真的。”他肯定的说,?#20843;?#20197;以后不要再逼她减肥了,我不在乎她外表看来是什么样子,重要的是,她有一颗温暖的心。”

  安安这下真的是一句话都吭不出来了,此刻就见诗诗一脸骄傲的窝在他身边。

  这算什么,天公疼好人,还是傻人有傻福?

  总之不管什么,?#24605;?#37117;放话了,这只代表一件事,她不用再理会诗诗要?#36828;?#23569;东西,若她高兴,吃掉一整条高速公路,只要有聂昶义愿意买单就好。她该在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恩恩,相信她?#19981;?#36319;她一样雀跃。

  “我刚下班,还?#24576;?#39277;,赏不赏脸陪我去?#36828;?#35199;?”聂昶义低下头,柔声对诗诗说。

  闻言,她立刻点头如捣蒜,“赏脸、赏脸,当然赏脸!我们走吧,你都不知道我快饿死了。”

  讲?#26790;?#20813;也太严重了!安安没好气的看着她拉着聂昶义的手,一副饿死鬼的模样。真是个扶不超的阿斗!

  “安安?”聂昶义看向她。

  她摇摇头,“不,我不去了,你们自己去就好,我的车就停在前面,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他也不勉强,拉着诗诗就往自己车子的方向走去。

  这两人从后头看,一高一矮的就像七爷八爷般,一点都不搭。

  “喂!聂昶义!”安安不太放心的叫唤了声。

  他停下了?#25386;劍?#24494;转过身,“改变主意要跟我们一起去吗?”

  她摇头,“你真觉?#26790;?#22986;这样很可爱?”

  他点点头。

  这世上果然是什么人都有!安安忍不住笑了出来。谁能想像优秀如聂昶义,一向是个女?#36291;?#32536;体,就算条件再好的女生走过他面前,他也不瞄一眼,而原来他?#19981;?#30340;女?#36291;?#28982;是那么……

  平凡!对就是这两个字,好脾气的诗诗,就是那种让人感到安全而又平凡的女人。

  而今,除?#24605;?#20154;之外,终于出现一个可以欣赏诗诗的好的男人,这真是挺值?#20204;?#36154;的事。

  “没事了。”她对他们挥了挥手,“你们去吧!以后我不会再管我姊要吃什么东西了。”

  “真的吗?”诗诗的眼睛一亮。

  “真的。”安安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无药可救了这?#19968;錚?br />
  就见她兴奋得跟着聂昶义离去,不管怎么说,傻大姊也有了守护的人了,接下来,就剩传宗接代的问题。

  压下打哈欠的冲动,诗诗正襟危坐着。

  相亲这场面她见多了,反正不过就是两个不认识的?#20449;?#38754;对面的坐着,客气又疏远的寒喧个几句,介绍人随后会想起自己有事忘了办,然后借?#19990;?#24109;,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觑。

  不过相亲也未必全然不好,相?#23376;?#19968;个天大的?#20040;Γ?#23601;是可以有顿免费又好吃的餐吃。

  现在,她?#19979;?#21448;用那一百零一个烂理由——

  “瞧我多胡涂,急着赶出门,却忘了关火,好险现在想起来,我?#28982;?#21435;再来,你们年轻人先聊一聊。”

  诗诗根本连答腔的力气都没有,目送着母亲站起身。

  今天相亲的对象是个老实的花农,三十六岁有过一次婚姻纪录,因为上段婚姻已经有了儿子,所以男方家一点都不介意将来诗诗生下的孩子姓什么。

  吴美月原本觉得对方有过一次婚姻纪录,所以意愿也没有多高,但这个?#30631;冢?#22905;事先去跟他见过面,谈过话之后,发觉他人?#31181;?#21402;,也有份正当职业,看来还不错,所以才?#20204;?#21483;诗诗回来看看。

  若能成,她乐观其成,若不成,她也不觉得有憾。

  “怎么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当一双手突然轻抚在她的肩上,诗诗差点跳了起来,她抬起头,震惊的看着聂昶义,一脸好像他是从坟墓跳出?#32874;?#20154;似的。

  而原本赶着回去关瓦斯的吴美月,则忘了自己的“任务”,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视线盯在他搭在宝贝女儿肩上的手栘不开。

  “你怎么在这里?”诗诗惊讶的问。

  “?#30631;?#20551;日,一个人待在台北无聊。”聂昶义淡淡的给了一个理由,“来看看你生长的环?#22330;!?br />
  她愕然的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位先生是谁?”吴美月回过神,立刻问道。

  “你好,伯?#31119;?#20182;立刻转身面对她,蓝眸散发出老少通吃的魅力,“我叫聂昶义。”

  给这帅哥的眼睛一看,吴美月差点连话都忘了怎么说。乖乖!这个男人长得比起她死去的老公还好看。

  “你、你好。”她愣了一下,然后指着诗诗,“你是诗诗的朋友吗?”

  他点点头。

  “怎么没听诗诗提过?”她迟疑的问。看着他们眼神交流的样子,看来关系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

  俗?#20843;?#24471;好,?#20302;?#26505;难照顾,这男人实在好看得不像话,不会是从来骗她女儿的吧?!

  不是她瞧不起自己的女儿,而是她很明白诗诗有几斤几两重,一没人才,二没身?#27169;?#19981;骗她还想干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浙江十一选五前组选 三肖中特期期准铁算盘 海南环岛赛彩票奖金 体育福建36选7 中国竞彩网比分直播以及开奖结果 排球垫球动作要领图解 双色球2019012期杀号附历史记录 足彩胜负彩分析 三肖中特期准黄大仙373745 36选7南粤风采开奖号 大发极速时时彩官网 云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 云南时时彩11选5 河北快三形态 浙江体彩6+118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