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入赘当妻奴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小小的卧室里,单人床上卷着一团肉球,顾不得太阳出来,硬是想要在床上多赖一会儿。

  缩在床上的是卢诗诗,一个很可爱的女生。

  圆圆的身材、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左看右看,众人看到她只有两个字形容——可爱。

  除了可爱之外,还是可爱。

  床上的闹钟不停的响着,楼下高声谈论的声音也一直刺进她的耳膜,本应悠闲的假日,她却连个宁静的空间都难得。

  她略显委靡的从床上爬起来,伸出手将闹钟按掉,本想继续倒头就睡,但楼下传来的声音实在吵得人头痛。

  算了,她放弃了——反正那么吵也睡不着,若硬逼自己躺在床上只有落得更累的下场。她起身走进浴室里。

  恍神的刷牙洗脸,头一抬,镜子里呈现出自己无精打采的五官。诗诗扮了个鬼脸,要自己打起精神。

  在她国小四年级时,老?#21482;?#33487;州去卖鸭蛋,留下?#19979;?#21644;她及两个妹妹。?#19979;?#20197;一个女人的力量独自抚养三个小孩,所以她很感激、很佩服自己的母亲,也因此,从小到大,她是最听妈妈话的女儿。

  她死去的老爸,印象中是个宇宙无敌的大帅哥,祖籍江苏,是个空军,长得斯文又帅气。现在最当红的什么F4跟他一比,只有靠边站的份。

  而她的两个妹妹——恩恩与安安,同样得天独厚的也遗传了老爸的外表,身材高姚而美丽。不过至于她就……诗诗叹了口气。

  一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懂,像她老爸那么帅,最后怎么会娶一个像她妈一样圆圆短短、来自南投乡下村庄的姑娘当老婆?若说是一见钟情——这是根据?#19979;?#20010;人的官方说法——那也太奇怪了,谁会第一眼就?#19981;?#19978;一个其貌不扬,而且身高像矮冬瓜的女人?

  也不是她瞧不起?#19979;?#22905;,而是自己的外貌百分之八十遗传到她,所以她受的待遇在某个程度上来说,应该跟她?#19979;?#24046;没多少才对,她这辈子到目前为止,别说帅哥了,就连蟑螂、蚂蚁都?#27426;?#22905;一见钟情过。

  她的两个妹妹则完全相反,她们遗传了自己父亲的优点于一身,不像她,从懂事到现在,就是三个字不离她的身材——Everyday,矮肥短,外人只消一眼就可以看出她跟她妈真是母女。

  这一点实在令她雀跃不起来,毕竟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有个令人为之一亮的外表。

  不过她的脾气倒是遗传了父亲的温?#20572;?#32780;两个妹妹凶得跟母老虎一样,强势作风与母亲一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诗诗那两个亮眼的妹妹,在大学一毕业就早早被人订走,嫁作他人妇,如今剩下她——年近二十八,三十岁眨个眼也要到了,还是小姑?#26469;Α?br />
  其?#21040;?#23130;这种事,实在是要靠缘份,所以她并不急,反正急也没用。

  但是?#23454;?#19981;急太监急呀!

  “诗诗——”

  听到?#19979;?#22312;楼下拉开嗓门大叫的声音,诗诗叹了口气,连忙加快速度,步出浴室。

  大学毕业之后,她一直都在台北工作,只有在假日的时候,才会被她妈夺命连环Call回南投。

  她?#19979;?#36825;么积极,无非就是为了那传统?#38236;?#35266;念——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19979;?#33258;认自己的?#30631;?#24456;“不争气”的生了三个女儿,打年轻起,对此事就一直耿耿于?#22330;?br />
  对于没替卢家留下个“丁”,深感内疚,而为了使内心好过一点,便将希望寄托到女儿身上。

  二女儿和小女儿个性强势,想要让她们听话,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只好集中火力将目标订在个?#32536;?#24369;的大女儿身上。

  不为别的,全是为了要对得起卢家的列祖?#20982;凇?br />
  在?#19979;?#32819;提面命的洗脑之下,她已经有了觉悟,于是每个?#30631;?#33311;车?#25237;?#30340;赶回南投,只为了要找到一个愿意娶她,最好是入赘,不然也要愿意给卢家“抽猪母税”的男人做老公,这样她妈才会说她对得起卢家的列祖?#20982;凇?br />
  拖着稍嫌沉重的脚步走下楼,虽然诗诗是很认命,但是有时,她还是会很羡慕那两个早有先见之明,包袱款款跑去嫁人的两个妹妹。

  不过羡慕也没有用,她的妹妹们是人美气质佳,虽然脾气很不好,可人?#19968;?#26159;找到不错的归宿,哪像她长得圆圆的,就算想嫁,也未必有人要娶,更何况是要让男人入赘。

  “妈,一大早有事吗?”穿着一件印着一只小熊宝宝的连身睡衣,她缓缓的走进客厅。

  “哎呀!”吴美月惊呼了一声,怪叫连连,“你怎么还穿成这个样子?现在几点了你知道吗?”

  几点?

  诗诗瞄了墙上的钟一眼。七点三十分……感觉像是恶梦,美好的?#30631;?#20551;日一大早的就被人挖了起来。

  “妈,这么早,你?#24418;?#36215;来要干么啦?”她整个人像是虚脱似的靠在墙壁上,有气无力的看着自己?#19979;?#22278;滚滚的身材。

  真服了?#19979;?#19968;大早就如此的精神奕奕,看来她这身为女儿的用不着烦恼她的身体,想想也算是是好事一件。

  吴美月走近戳戳女儿的头,“给我清醒一点,打扮一下,跟我去菜市场。”

  “为什么?”她不解的问。

  “今天陈阿姨的儿子从台中回来,听说他回来都会在摊?#35805;?#24537;,我们去打声招呼。”

  “陈阿姨?”她重复了一次,印象中好像没有这号人物。“是哪个陈阿姨?”

  “就是卖鸡那个。”

  “啊!”诗诗露出了然的表情。她想起来了,陈阿姨是她妈妈的金兰姊妹,托陈阿姨的福,她们家三不五?#26412;?#26377;免钱的鸡蛋或是鸡可以?#28020;?br />
  呃,陈阿姨?!不会是……

  “妈,陈阿姨的儿子,”她突然花容失色的?#21097;骸?#35813;不会是那个陈建国吧?”

  吴美月点点头,“是啊!就是建国,你们从小青?#20998;?#39532;一起长大,算算应该很多年没有见了吧?”

  诗诗的眉头微皱,“妈,你要我跟那个陈建国相亲啊?”拜托,真是杀了她比较快。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开乐彩销售部 彩票中奖内幕密秘书唐龙著 体彩官方网站 任选9场一等奖多少钱 七星彩走势图规律带连线 体彩20选5第57期开奖 中国福彩网快乐十二 免费公开一码中特 山东十一选五智能选号 2019码报资料006期图片 浙江快乐12任三遗漏数据 北京赛车pk10qq群 彩票开奖河北二十选五 pk10人工和值计划 期香港六合彩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