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皇上,本宫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花儿用力点头,“因为知道娘娘担心,所以去找了公主,公主用了药,人已舒爽许多,我跟公主说娘娘想皇上,公主说她会去探视,要娘娘放心,皇上不会有事的。”

  听到这个消息,徐嘉佟脸上一松,激动的握着花儿的手,无声感谢。

  “?#30343;?#23064;娘,”花儿顿了一下,“花儿回来的时候,看到剌史大人和很多大人都进议事阁去了。”

  皇上昏迷不醒,众位大臣上议事阁做什么?徐嘉佟神色一正,“进议事阁的大臣之中,可有看到骠骑将军?”

  花儿摇头,“没瞧见,花儿也没胆子靠近议事阁看,所以也不知道骠骑将军有没有在里头。”

  “花儿做得好!你就像皇上说的,真够机灵!”突然她的脑子灵光一闪,在心中想了一会儿,紧拉着花儿的手,“现下就靠你了,你拿着令牌和虎狼符出宫,去倚凤山下找一位牛大哥,他看了便知怎么做,有将军的令牌,无人敢挡你,但不管遇到谁都不可多言。”

  “娘娘要花儿离宫?!”花儿苦着一张脸,“花儿走了,娘娘怎么办?”

  “不会有事的,”徐嘉佟对她?#22478;?#19968;笑,“?#19968;?#26377;兰儿,你要平平安安,等宫中平静了再回来,若宫中有什么变化,你……就别回来了。”

  花儿红了眼,摇着头,“我不要!花儿要留在这里!”

  “花儿,”徐嘉佟正色道:“现在只?#24515;?#33021;救我,如果你出宫去,?#19968;?#26377;一线生机,若你迟了,我的命就没了!”

  一听这话,花儿眼中的泪全都收了回去,“花儿知道了,花儿一定会找到牛大哥,让他来救娘娘。”

  她将令牌和虎狼符贴身收好,转头走了出去,没几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对徐嘉佟?#25285;骸?#23064;娘若放心不下皇上,花儿的衣服放在柜子里,小福子的衣服我也?#30340;?#20102;一身,狗洞被你用来爬屋顶的梯子挡着。”

  徐嘉佟不解的看着她没头没脑的丢下这一句,没一会便恍然大悟,天色已经昏?#25285;?#38590;不成花儿要自己扮成她或小太监的样子溜出清碧阁去看夏涣然?

  “这丫头,”徐嘉佟忍不住扬起嘴角,“越到紧张时候,倒是比?#19968;?#20919;静。”

  此刻还真认同夏涣然说的,花儿够机灵!

  四周一片黑?#25285;?#24464;嘉佟几乎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低着头,偷?#24471;?#25720;爬过狗洞出了清碧阁。

  一路上小心翼翼,倒也?#20197;说?#27809;遇上巡逻的侍卫,到了清思殿的殿门前,她却遇上了难题,总不能大剌剌的走进去吧?

  正在思量着不知如何是好之际,殿里竟然传来吵杂声,原守在门口的侍卫只留一人看守,其余都进殿去,她立刻趁这个机会溜到一旁的宫墙,原本还在因为宫墙太高而烦恼,又刚好找到石块垫?#29275;?#30495;是连老天爷都帮她,庆幸有了这块垫脚石,让她只费了点力气就顺利的翻墙进去。

  “把她给我赶出去!”夏彤希的吼叫声引来殿门的的侍卫,她大剌剌的坐在夏涣然床边,指着李墨芸道。

  “公主,臣妾要在这里照顾皇上——”

  “照顾?”夏彤希可一点都不留情面,“是要照顾着我皇兄,还是要害他?你们这些后宫女人一个比一个可怕,保不定我皇兄今日会如此就是你下的毒手!”

  “公主,”李墨芸连忙跪下来,哭丧着一张脸,“臣妾冤枉!”

  “静贵妃是否冤枉,待皇上醒了便知。”得到消息也赶来的丽贵妃在一旁冷冷的开口,“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妄想着自己的儿子将来得大位,所以意图谋反。”

  “丽贵妃,你不?#19981;?#26412;宫也就罢了,但不可诬陷本宫!”

  “你们俩少在这里狗咬狗,吵死人了!”夏彤希泼辣的吼,“全都给我滚出去!”

  丽贵妃依然端坐在位子上,脸上一片平静,“臣妾?#20040;?#26159;册封嫔妃,公主不知以礼相待便罢了,但也万万不该失了身分,恣意赶人。公主,臣妾斗胆提一句,公主已经出嫁,这里?#30343;?#20844;主的将军府,而是皇上与众妃嫔的后宫。”

  夏彤希狠狠的瞪过去,“丽贵妃言下之意是在说本宫没说句话的立场吗?”丽贵妃站起身,恭敬的一福身,“臣妾不?#25671;!?br />
  夏彤希冷冷的打量着她,“真是枉费了太后聪明了一生,以为给我皇兄找了一朵解语花,实际上却是朵毒花,念佛都给念到背上去了!”

  丽贵妃脸上笑意依旧,“臣妾惶恐,不懂公主的意思。”

  夏彤希啐了一声,“你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本公主现在懒得理会你们,全都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就叫人拖你们出去,管你们是贵妃还是什么东西。”

  丽贵妃心中暗恨,但也知道公主的泼辣性子,若真惹了她,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只能软下身段跪拜离去,转头的刹那脸色一沉。

  一同被赶出了清思殿,李墨芸原本心有不平,但看着夏彤希如此不留情面的斥责丽贵妃,心中倒舒坦得多,“看来你也没比本宫讨公主欢心嘛。”

  丽贵妃没有答腔,长平公主虽然深受夏涣然的重视,但毕竟已经出嫁,不可能一辈子留在宫中,所以忍一忍便过,她从不将她视为威胁,但今日若是她站在废后那一边,成为废后的助力,这可又是另一回事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360快乐扑克3 福彩中奖号码询 双色球官网 六合彩内幕 重庆幸运农场中奖金额 新疆时时彩2019021459 湖北快三走势图基本走势快三走势图 atp网球比分板 亲亲棋牌捕鱼游戏中心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大小球盘口分析 p3试机号天吉网 金六福心水论坛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六合图库网站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