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皇上,本宫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她瞄了他一眼,?#30343;?#24456;真心的说道:“臣妾惶恐。”

  夏涣然眼中带着一丝宠爱,“人朕是不会收的,你若无法看着办,朕自会处理。她们可还有说些什么?”

  她在心中叹了口气,纵使存心想瞒他,但也知道他派?#19997;?#30528;这清碧阁内外,怕是话早就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她的手轻抚着他的胸膛,试图安抚他,“有人在查我未出阁前,在辅国公府疯癫的事。”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阴沉,但随即隐去,轻声说道:“不用胡思乱想,朕会护着你。”

  “臣妾明白。”她低下了头,一点都不怀疑他的真心,“臣妾只怕皇上会为难。”

  夏涣然?#22478;?#19968;笑,搂着她的手一紧,“这世上本是做人最难,她送上的冬茶,朕已叫花儿交给小六子。”

  她的心一惊,抬头看他,“皇上要做什么?”

  “你?#30343;?#19968;心只想过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日子吗?”他捧着她的脸,亲昵的吻了吻,“你就安心的过着,别管外头的事。”

  “可是——”

  他捂住了她的嘴,眼中的冷绝一闪而过,“我只要你安然。”

  她心中幽幽一叹,隐约知道徐家一百多口的性命,就要因主子的贪婪没了。

  “给我点时间。”她窝进他怀里,柔声祈求,“除了兰儿的家里人,府里还有几个老嬷嬷,是臣妾祖母生前房里的人,还有我二叔那一房,二叔留下的儿子从来都没有野心参与朝廷之事,?#30343;?#20010;读书人。当年事发之时,他们那一房也不在辅国公府里,以叔父多疑的性子,二房应当都不知此事,皇上就放过他们,至少给徐氏一门留个命脉,臣妾也对死去的祖母有个交代。”

  夏涣然抱着她,静了一会儿,最后妥协,“三天,只能三天。”

  她温驯的点点头,“够了。”

  李墨芸斜卧在榻上,听着底下小太监的禀告,目光透露出凶狠,“都死了?”

  “是!”小太监没有隐瞒,直截了当的说:“徐府意图谋害皇后娘娘,送上有毒的冬茶?#24822;?#39135;的清碧阁小太监偷喝,那小太监当场就死了,皇上震怒,判了徐府满门抄斩。”

  李墨芸双手紧握,好不容易从辅国公府的一个老嬷嬷家?#19997;?#20013;得知当今皇后身有旧疾,是个疯子,当年根本不该进入东宫成了太子侧妃,但派人去追查还没个结果,徐府一门竟然就全没了?!

  她用力的一捶桌面。

  “娘娘息怒!”一旁的宫女安抚着,“徐氏一门全毁了,这也算是个好消息,娘娘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徐家是毁了,但那女人却还是稳稳当当的待在那个位置上头。”李墨芸沉着脸。

  皇上不过病了一场,后宫就风云变色了,皇上对她虽然还是笑脸盈盈,但已不若以往的热络,看着她的眼神总多了抹意味深长的冰凉。

  虽然早知帝王宠爱不会长久,但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实在令人狐疑。她之前默许自己的父亲收买了皇上跟前伺候的太医在呈上去的汤药里下毒,那毒不会要人性命,?#30343;?#20250;让他病得下不了床,她图的也不过是趁他病重,让父亲得以把持朝政,进而让他改立太子,谁知道皇上的病好了不打紧,那两个太医还突然莫名其妙的死了。

  太医的死令她心中惶惶不安,这些日子也就安分了许多,就怕局势有个变化。不过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皇上那边再没别的消息,?#30343;?#20182;似乎比以前更宠着夏宏询,特许几个宗亲年纪相仿的世子一同陪读不说,甚至还召回了骠骑将军,由他亲自教导。

  对于韩?#23146;紓?#22905;虽有忌讳,但也不大放在心上,但是长平公主就不同了。

  她是夏涣然唯一的嫡亲妹妹,年幼?#26412;?#34987;五王爷给带离宫,对外是说五皇叔夫妇膝下无女,看长平公主可爱,亲母又早逝,王爷索性请先皇割爱给他们两老当个陪伴,但实?#35797;?#26159;带着小公主远离宫中是非,不让人有机会拿着长平公主威胁皇上,皇上能登基,还得感谢五王爷的暗中相助。

  长平公主不单有兄长?#22836;?#23167;疼爱,后头还有五王爷的势力,她不单不能得罪,还得费心交好,偏偏现在她也跟着一心护着夏宏询,有她挡着,自己连要对夏宏询下手的机会都没有,现在徐家又在她动手查徐嘉佟过去的时候出了事……李墨芸拧着手中的锦帕,心中的不安更深。

  “那徐?#24615;?#32943;定到死都不肯闭上眼,徐家竟出了徐嘉佟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李墨芸恨声说道:?#25226;?#21040;这么大,最后竟来反咬自己的母家一口,让徐家灭了门,这女?#19997;?#27604;这后宫中任何一个女人都还要来得心狠!”

  “娘娘,陆郡王醒了。”

  李墨芸见嬷嬷将儿子抱了来,立刻挤出个笑,向嬷嬷伸出手,抱起挥舞着拳头的小人儿,这可是她最大的凭恃,她的心头肉,她这么争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他。

  “陆郡王道几日睡不安稳,今早传了太医,说是受了风寒,?#30343;?#20040;大碍。”

  “好生照料着,若郡王有个万一,本宫要你的命!”

  “是!”嬷嬷连忙低头,流了一身冷汗。

  “娘娘,丽贵妃出了慈云宫,看来太后已经不再追究小桃的事了。”

  李墨芸闻言,冷冷一哼。这女人竟然发现了她派在她宫里打探的小宫女身分,还活活把人给打死,平时一副温柔大度的模样,不过就是个面善心恶的毒妇。

  “小桃之前在门外伺候?#30887;?#21040;过,丽贵妃私下跟贴身的宫女说什么废后,在药里下痴傻药之类的,这次出了慈云宫,看来是会有所动作了。”

  “我就等这丽贵妃沉不住气,”李墨芸轻声逗着孩子,“管她要在送进清碧阁的东西里下什么痴傻药,本宫等着看戏就好,派人暗中盯着她,我就不信抓不到她的?#39535;!?br />
  李墨芸看着孩子,心情一扫阴霾,现在不用她动手,丽贵妃就会对皇后下手,只要徐嘉佟一除,夏宏询又有个万一,她的儿子将来不就君临天下了吗?

  “为了我的宝贝,眼中钉一定得除。”她疼宠不已的抱着陆郡王,“你放心,母后一定会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稳稳当当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快乐双彩买几个有奖 广西快乐十分中奖助手 混合过关竟彩奖金计算器 沙滩排球小游戏 六合彩特马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河南快三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广西快乐10分分析 天津快乐十分福彩开奖 25选7开奖结果玩法 搜狐彩票可靠吗 上海时时彩开奖官网 江苏时时彩骗局 吉林快三走势江苏快三 一元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