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皇上,本宫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出生在温暖的台湾,她上辈子没看过雪,来到这里经过了这些年,每年冬天即至的大雪把天地染上一片白茫茫,自己的心境也从一开始的新奇兴奋,到如今就如同眼前这片雪白一般平静无波。

  她微敛下眼,脚步踩在厚重的雪堆里,脚在雪地上马上就陷了下去,不自觉中,她越走越远,当一阵风吹来,她冷得缩了下脖子。

  她停下脚步,知道自己不能再走下去,双脚已经被冻?#27599;?#27809;知觉,她出神的看着四周一片寂静,别有一番苍凉的美,想起自己曾经兴奋的追逐着白雪,像个天真无忧的孩子,?#30343;?#19981;过转眼间,自己的心却被这深宫生活弄得像是苍老的老妪。

  这里远离宫中的烦恼,若能留在这里一辈子,像牛大哥、牛嫂子一样过平凡的日子,她是否就能?#19968;?#24448;日那一丝的轻松愉?#33579;浚?br />
  “大哥,已经五日了,该叫二哥清除山路了吧?”牛哥一边劈柴,一边对坐在一旁喝着酒的夏涣然说道。

  “再迟几日吧。”夏涣然喝了口酒,淡淡的回了一句。

  “再迟?”牛哥忍不住摇了下头,“二哥肯定急白了头发。”

  “他不会急白头发,只会气得想提刀杀人!”想韩依风一个武将,要对着朝堂那些高官讲废话,应?#27809;?#34987;气得肠子打结。

  反正苦的?#30343;?#20182;,所以牛大也?#30343;撬始紓?#24515;里同情一下韩依风,然后就把他给丢到脑后,“再住下去,大哥不怕嫂子起疑吗?”

  “她向来聪明,起疑是自然。”夏涣然轻声一笑,“但我信你那个牙尖嘴利的娘子有办法让她不起疑,你这娘子可厉害得很,毕竟她当年还拿了把大刀逼我让你走,你这没出息还真的跟她走。牛向南,你在战场上无人能敌,此生就败在这女人手上。”

  牛向南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还要多谢大哥高抬贵手,让小弟回归山林,跟娘子过点闲云野鹤的日子,小弟对大哥的恩情永生难忘。”

  “你心中还有我这个大哥就够了,对你我也是心中有愧,还带着妻子到倚凤山跟辅国公之前的下属打交道,这些年你也是辛苦了。”

  “这话可别?#26790;?#23064;子听到,”牛向南一脸惊恐,“不然她会气得一根根拔掉我的胡子,她至今还以为是天意?#26790;?#20204;寻得这片清静之地,那时她正要生了,?#19968;?#24613;得不知所措,是倚凤山下的大夫救了她们母女一命,后来顺势收留了我们住下,她到今日可不知来此是你的意思。”

  “知道了,瞧你吓得。”夏涣然没好气的一笑,“我谢你都来不及,不会害你。”

  牛向南这才松了口气,“大哥,其实我也要谢你,要?#30343;?#20320;,我也?#20063;?#21040;这个好地方,倚凤山下的人家?#24049;?#30456;处,我是个粗人,平时跟着他们务农,闲时练身子,倒也自在的一天过一天。”

  “你的身分难道至今无人知晓?”

  “那些人个个不简单,应该是知晓一二,但他们没多问,我自然也不会提。”牛向南耸了?#22987;紓白?#20043;我也不害他们,更何况现在虎狼符在你手上,大哥就是他们的主子,只要你一声令下,他们都会为你而战。”

  夏涣然轻摇了下头,“虎狼符我打算还回去。”

  “还回去?!”牛向南一惊,声音忍不住拔高,然后一阵沉默,最后像是想通什?#27492;?#30340;点点头,“还回去也?#33579;?#26412;是嫂子所有之物。”

  “还她?#30343;?#22240;为怕将来若宫中有变。答应我,若真有这一日,你可要第?#30343;?#38388;赶到,护她周全。”

  牛向南的脸色沉了下来。“我答应大哥,就算拚了这条命不要,也会护嫂子周全!”

  他感激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要把李全利手中的兵权拿下,我就什么都不怕了,这些年我也累了,?#39034;?#24119;幄多时,不过也?#30343;?#24819;为询儿留下一个稳固的江山,不让他跟我一样苦。”

  “大哥不单嫂子,还心疼儿子。”

  他的孩子,他自?#30343;?#30140;,但他毕竟?#30343;?#24464;嘉侈,会教夏宏询仁慈为怀,他是将来的天子,仁慈只会让他陷入困境中。

  ?#25300;梗?#20320;的心头肉,”牛嫂子用力打开?#29275;?#19968;脸兴奋的出现在两人面前,“皇后娘娘不见了!”

  夏涣?#28067;?#33394;大变,手中的酒杯一?#29275;?#24613;忙上前,“去哪了?!”

  她的手指着后方,“雪停了,她说想四处走走。”

  “你怎么不阻止她?”夏涣然气急败坏的吼。

  “笑话!你是有给我银子拦着她吗?”

  夏涣然才要开口,牛向南已经伸出手将自己的娘子给拉到身后。

  “大哥,前头有个湖,虽说冬天已经结上了冰,但若一个不好裂了,跌下去就糟了,你快去看看。”

  夏涣然心一突,没好气的扫了牛嫂子一眼,大步走开。

  “别惹他!”牛向南的语气有着无奈,“他是大哥、是皇上。”

  “在你心中,他是大哥,在朝堂上,他是皇上,但在我眼中、在我家里,他不过就是个落难的平常人罢了,还?#27599;?#21681;们俩吃穿,替他说谎骗人。”

  牛嫂子冷哼了一声,反正她打心底不?#19981;?#22799;涣然,就算他是天子又如何?以前有牛向南撑腰,她不怕,现在还多了徐嘉佟,她肯定这个女人比当今圣上还讲道理多了。

  “你何必跟他闹?#25745;ぃ俊?br />
  “谁?#20852;?#24403;年硬要往你身边塞人!”她想起这个就有气,“他还以为这天下男人?#20960;?#20182;一般要后宫?#29273;?#19977;千人,十足十的色胚子!”

  “娘子啊!”牛向南叹了口气,“大哥当年替咱们向先皇请旨,让咱们归隐山?#21482;?#30495;是再正确不过的事。”

  她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

  “不然以你这口没遮拦的性子,我看我们夫妇俩怎?#27492;?#30340;都不知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吉林快3预测与推荐 体彩排列5走势图 福彩中奖号码预测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料 陕西快乐十分今天开奖表 25选7 新疆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图 江西快三下期预测 新九龙一码中特 西安最近彩票中奖 新疆十一选五官网 大乐透012期历史记录 黑龙江p62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