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皇上,本宫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夏涣然哼了一声。

  徐嘉佟对他爱莫能助的耸了耸耸肩,他们迷了路,若没这户人家帮忙,可能就得死在外头了,所以他就委屈点了,更何况那妇人说的也是事实,他确实分不凊南北。

  “妹子人长得美,但挑男人的眼光实在不好,这男人可?#30343;?#25361;个好看就成了。”

  “娘子,少说?#22919;洹!?#29275;大不好意思的看着夏涣然,“我娘子?#19981;?#21521;来直来直往,这位兄弟千万不要见怪。”

  夏涣然又哼了一声。

  徐嘉佟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29275;?#31435;刻得到他不满的一瞪。

  “谢过牛大哥和牛嫂子,不然我们还在外头冻着呢。”她对夏涣?#30343;?#20102;眼色,在这里,他可?#30343;?#20160;么了不起的皇帝,不过是个落难的普通人。

  “谢了。”他不太情愿的吐出两个字。

  “这?#19968;?#30475;来脾气不太好。”牛嫂子的声音不大,却这么刚好的传进了夏涣然耳朵里。

  他正要开口发作,徐嘉佟抢先一步,“我家相公自幼被众人护着、宠?#29275;?#33258;然多些骄纵性子,牛嫂子倒是好眼力,一眼就瞧出了我家相公的性子,还请牛嫂子多多包涵,别见怪。”

  “又?#30343;?#25105;的男人,要包涵什么,?#30343;强上?#20102;妹子这等如花美貌,竟嫁了个不成材的。”

  听这两个女人一搭一唱,夏涣然的眉头皱得更深。

  牛大就像个二愣子似的,听到她们的话笑开了嘴,但目光一触及夏涣然的表情,笑意立即隐去,“我们都是粗人,?#19981;?#30452;接,真是不好意思。你们在雪地里走了许久,该是饿了吧?娘子,还不快去弄些吃食来!”

  “知道了,这里?#30343;?#20040;好东西,就?#21364;?#21512;?#29275;?#22905;进厨房端出个小锅,“还没到吃饭时间,暂时垫垫肚子,我跟牛哥先去柴房多添点柴火,一会儿就回来。”

  “我帮你们。”徐嘉佟站起身。

  “不用,瞧你这身细皮嫩肉,就知道没干过活,别忙了,你们先吃吧。”

  门打开,带进了寒风,徐嘉佟不由得缩了下脖子。

  夏涣然不客气的拖过了她,让她坐在身旁,?#21543;?#23376;差就别逞强,让他们自己去忙和。”

  她好气又好笑的扫了他一眼,“说臣妾身子差?怎么皇上硬要臣妾随着你们两父子出宫的时候,就没想到臣妾的身子?”

  “别说得好似朕逼着你来,”夏涣?#28067;?#19981;红气不喘的说:“明明是你自己要跟着我。”

  她自己要跟着他?这皇上颠倒事实的本事也太?#30475;?#20102;吧!她忍不住一笑,也不跟他理论这个,顺着他的话说:“臣妾是因为询儿。”

  夏涣然有些吃味的说:“知道你一心为那小子,你就别再提了,给朕瞧瞧,这是什么东西?”

  看着桌上冒着烟的一大锅食物,夏涣然皱起了眉头。

  徐嘉佟拿起木匙轻搅了下,“该是?#30828;?#27748;吧。”

  “?#30828;?#27748;?!”夏涣然撇了下嘴,“真是,怎么就不用点心思,给咱们弄点好吃的?”

  她没好气的看着他,“皇上现下落难,?#24618;?#26395;箸锦衣玉食吗?”

  夏焕然带笑的回视她,“朕自然不指望,纵使现在资为天子,但朕怎么走到今天的,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朕九岁从军,有时一打起仗来,连顿饭都没有,饿时野菜、泥土都吃下肚,朕有今日是从死人堆里滚出来的,怎么会求锦衣玉食?朕?#30343;?#24597;委屈了你。”

  他的关心让她的?#21335;?#26159;被针狠戳了下,脸微微一热,不太自在的替他装了碗汤,放到他面前,“快喝吧,牛大哥和牛嫂子看来是好人,牛嫂子?#19981;?#30452;接,或许拂了皇上的面子,但人家毕竟帮了我们,皇上可千万别秋后算账。”

  “朕有分寸。”他也没说?#27809;?#19981;好,?#30343;?#21917;着汤。

  突然门被打了开来,徐嘉佟连忙站起身,“外头冷,牛大哥、牛嫂子快来这里烤烤火。”

  “这风雪太大,看来已将下山的路给阻了,”牛大将手上的木柴都放在屋子角落,?#20923;?#29245;朗的笑容,“你们今天该是下不了山了。”

  徐嘉佟一脸无奈,“难道没别的路吗?”

  “没?#23567;!?#29275;大无奈的搔着头,“这冬日常会遇到这情况,等天气好了就?#30343;?#20102;,妹子不用担心。”

  “可是——”

  “妹子别可是了,留下来就是。”牛嫂子连忙吆喝?#29275;?#29275;哥,既然妹子他们要留下来,咱们去把阁楼给打扫一下,再铺些皮毛,晚上给妹子睡得安稳些。”

  “牛大哥、牛嫂子你们别忙和了,”夏涣然一定得离开,不然这天下就要大乱了,“相公与我歇一会儿就走。”

  “妹子,你就别说笑了,”牛嫂子大惊失色,“这天气你若下山,可是死路一条!”

  徐嘉佟看着窗外的漫天飞雪,迟疑的轻咬着下唇,“皇……相公?”她收回目光看向夏涣然,要他拿个主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安徽快3预测一定牛 福建体彩25选5 中国竞彩足球比分 彩经网旧版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专业版 安徽快3今天走势 .一肖中特平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西甲球队介绍 福彩6十1生肖开奖结果 nba比分现场直播 快乐10分任选五技巧 中国体育彩票新疆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竞猜篮彩 河北十一选五开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