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皇上,本宫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夏涣然?#30343;?#28129;淡的扫了一眼,连忙将她给扶起来,“可摔痛了?”

  她摇头,“这可如何是好?都怪我,要?#30343;?#25105;吓到了马儿,它也不会跑了。”

  “无妨,不怪你,别往心里去,”夏涣然紧紧的拥着她,目光看向四周,“我们就照着来时的路走,依风会找到我们的。”

  雪越来越大,他扶着她走了一段路,眼前依然一片白茫茫。

  “这是我们来时的方向吗?!”她的脸被冻红,一双大眼疑惑的问。

  夏涣然眼底闪过一丝不自在,但声音还是肯定,“当然。”

  “皇上……”她心中感觉不怎么可靠,“肯定吗?”

  “放肆!”他的神色一正,将她搂得更紧,“朕自小在军中长大,经过大小战役无数——”

  “在军中长大又打过战,就一定分?#20204;?#19996;南西北吗?”她柔柔的打断了他的话,“老实说吧,皇上,我们迷路了,对吧?”

  “笑话!”夏涣然假笑了一声,死要面子,“这上山与下山不过就是一条路,怎么会迷路?”

  “那臣妾斗胆问一句,”她微笑地看着他,“皇上可找到上山或下山的那条路了?”

  这话还真是问得一针见血,“你真是——”他叹口气,索性老实承认,“好吧,我们是迷了路,但朕一定找得到回家的路,让你平平安安。”

  她?#20923;?#33510;笑,但心中却是甜甜的。

  他搂着她的手又紧了些,怕她走不动,干脆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上来,我背你。”

  她惊讶的看着他的动作,“一国之君如此作为,若传出去,皇上颜面何存?”

  ?#21543;?#22312;这个节骨眼跟朕谈颜面,若你真在意这些玩意,就不会处处顶撞朕,惹朕发怒。”

  竟然在这个时候还不忘数落她,她不客气的爬上他的背,“是皇上自个儿要背,臣妾很重的。”

  “大不了就跟你一起摔在雪地上。”

  她忍不住轻敲了下他的头,“这时候,皇上该诗情画意的说臣妾一点都不重,轻得跟一根羽毛差不多才对。”

  “拜托,你这重量跟羽毛比,脑子没问题吧?”

  这人实在……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趴在他背上,觉?#26790;?#26262;而舒适。“女人都爱听好听话,这都不懂。”

  听到她的低喃,他不由得沉默。

  这时雪已经大到几乎看不清前方,徐嘉佟的心中不免担忧了起来,突然,她眼角余光瞄到不远处似乎有炊烟,手指着前方,激动得大叫,“那里是?#30343;?#26377;人家?”

  夏涣然顺着她的手看过去,脚步又加快了些许,“去瞧瞧就知道了。”

  他们靠近一看,那里有好几栋小木屋,但只有一栋有着亮光。

  “这天寒地冻的,怎么会有人?”

  许是从窗户看见了他们,还没敲门,门里?#30171;?#20986;了个女子的爽朗声槩——

  “牛哥,开门看看是?#30343;?#35201;帮忙?”

  “好。”门被打开来,一个留着胡子的高大男子几乎塞满了整个门。

  “瞧这可怜的,是外地人吧?#38752;?#36827;来取暖,这种天气你们怎么会上山来呢?”

  徐嘉佟挣扎着要夏涣然放她下来,但他依然背着她,进了屋子才将她放下。她双脚一踏地,连忙看着热络的主人家,“谢过这位大哥。”

  屋子里很温暖,家具很简单,不过就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墙上挂着一把醒目的大弓,还有好几张虎皮,看来是个猎户人?#25671;?br />
  ?#20843;?#20160;么谢,我是牛大,这是我娘子。”牛大看着倒热茶过来的妻子,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

  “快喝点热茶,暖暖胃。”

  “瞧这妹子都冻僵了,快喝点热茶,回头我给你熬点姜,祛祛风寒,这鬼天气妹子怎么会来这里?”

  “我夫君带着我来看夫妻树。”

  “这大冷天的来看夫妻树,”牛嫂子扫了不发一言的夏涣然一眼,“脑子没问题吧?”

  徐嘉佟闻言笑容微僵,“这……现在想来确实是欠了思量,总之我们的马受了惊吓跑了,这荒山野岭的,?#30343;?#20063;分不清南北,寻着炊烟才找到了这里。”

  “你这男人没脑子,天寒地冻带你上山看夫妻树也就算了,还这般没?#33579;?#36830;个方位都分不清?”

  徐嘉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喷到,连忙望向夏涣然,果然看他皱起了眉头。

  她有些气弱的说:“人总不能事事完美。”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狐狸城英超夺冠 七乐彩开奖号码biao 3d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香港赛马会六閤彩网址大全 中福在线即开型彩票销售厅 竞彩胜分差 极速快3全天计划计划软件 江苏11选5中奖助手下载 广东26选5图表 玩足彩的能赚钱吗 360彩票走势图表 任选9场胜负开奖 红姐彩色六合图库 快乐双彩零五 球探篮球比分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