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皇上,本宫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听他连名带姓叫她,她带笑的看着他,“怎么?”

  他用力的吻了她,“别?#20040;?#36827;尺!”

  清晨下了场大雪,徐嘉佟冷得只想待在被窝里,但今日是出行狩猎的日子,天还没亮,她就得强迫自己离开温暖的床榻,让兰儿替自己更衣。

  “娘娘,为什么花儿不能去?”这个问题花儿已经问了好几日。

  “皇上下令,只许轻车简从,你跟我?#24049;?#22909;的待在清碧阁等着娘娘回来就好。”兰儿不厌其烦的替徐嘉佟回答。

  “可是?#19968;?#24819;娘娘!”

  “快则三日,慢则五日便归。”徐嘉佟笑看花儿一眼,“在你想我前,我就回来了。”

  “没个十天半个月才回不来。?#34987;?#20799;嘟起了嘴,揉了揉眼睛,一脸委屈。

  “傻?#23601;罰 ?#24464;嘉佟拍了拍她的脸,“皇上已经下了旨,真的三、五日便回,?#19968;?#35201;兰儿每天都弄好吃的给你,这样可好?”

  说到吃的,花儿来了精神,用力点头,“如果每天都有好吃的,娘娘去久一点也?#36824;?#31995;。”

  “你就是个贪吃鬼!”徐嘉佟一笑,听?#21483;?#31119;子在门口恭敬的来报,便整理妥当出去了。

  马车已经等在了宫门口,她的车里铺了软垫,还有温暖的皮毛,一点都不觉得寒冷。

  这次夏涣然只带着韩依风和为数不多的侍卫出去,在徐嘉佟的眼中看来,他将自己和询儿的安危看?#26790;?#20813;太过儿戏。

  在晨曦中,一行人出了宫门,她轻轻一掀帘子,一道冷风吹来,让她不由得缩了下脖子,就见夏宏询与韩依风共骑,一副虽冷却异常高兴的样子,她见状,放下了心,正要将帘子放下,目光却对上了夏涣然,正好看他不以为然的撇嘴。

  她下巴一扬,回视过去,这可是他的儿子,跟他争宠,要说出去实在是给人笑话。

  出了城好一会儿,坐在马车里的徐嘉佟已经昏昏欲睡时,不知?#38382;?#39532;车已停下,帘子突然被掀开,灌入一道冷风,她一惊,抬头撞上夏涣然晶亮的双眸。

  他问:“要不要骑马?”

  这事她是心有余有力不足,她根本就不会骑马,嘟着嘴正要回绝,他却没让她有说话的机会,直?#30001;?#20986;手将她从马车里抱了出来。

  她忍不住惊呼了一声,紧张的看着四周,除了夏宏询笑开了一张圆脸盯着他们瞧,侍卫?#21069;?#25324;韩依风在内,个个目光?#30343;?#30475;着天,就是看着地。

  她忍不住轻捶了下他,“这丢?#26216;?#20002;大了,成何体?#24120;俊?br />
  “都出了宫,就自在些吧,让依风带着询儿先在山下的庄园安顿好。”他一把将她抱上马,用身上的大氅将她包个密实,“我带你先行一步!”

  没等她?#20174;Γ?#20182;立刻策马奔去。

  出了宫,呼吸了自在的空气,整个人都放松了起来,虽然冷,但她还是探出头,看着一片苍茫景致。

  他们特地绕了路,不打扰倚凤山下的村落,“都说倚凤山上有棵终年不落叶的夫妻树,咱们去找找如?#21361;俊?br />
  他的高昂兴致也影响了她,她抬头与他四目相对,相视一笑,“好,再骑快些!”

  他低头亲了下她的脸,立刻快马而去。

  传说有两名年轻男女,因身?#20013;?#27530;,不被祝福,所以相约在倚凤山上?#22478;椋?#26368;后化为两棵树,生生世世守在一起。

  站在两?#20040;?#26641;前,徐嘉佟侧着头,“你说,是?#30343;?#27809;有结果的凄美爱情,才能令人永?#26469;?#39042;?”

  “当然?#30343;恰!?#20182;随意将手中的缰绳给勾在树枝上,搂着她的肩,神情自得的说:“我们幸福一辈子,还能令后人传颂。”

  她好笑的看了他一眼。“说这话还真不害臊。”

  “这是事实。大不了等天气好点,朕就派人上山种两棵树,代表咱们生生世世都要守在一起。”

  这样都行!她忍不住摇头失笑。

  “冷吗?”

  “不冷。”她靠着他,“这里好美。”

  他将她搂得更紧,“你若?#19981;叮?#31561;暖和点再带你来。”

  “好,等温暖些,带我来种树。”她拿着他的话取笑他。

  ?#21322;?#26159;当真的,”他笑着横抱起她,“我们两夫妻一起种夫妻树。”

  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她主动贴着他。

  天空飘下阵阵白雪,这一瞬间,?#36335;鶚兰?#21482;有他们两人存在。

  “天冷。”他轻声说道:“我们回去吧。”

  她点点头,从他怀中退开,此时在树旁的马却突然动了一下,惊得她?#24590;摹?br />
  夏涣然虽伸手扶她,却慢了一步,她整个?#35828;?#22312;雪地上,马儿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鸣叫了一声,拔腿就跑,随意勾在树枝上的缰绳跟着滑开,马儿一下子就跑得不见踪影。

  “怎么回事?!”

  “?#30343;?#21543;?”他一心挂意她,根本不在意马跑了。

  她的手指着前方,“马跑掉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搜狐彩票注册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省彩票中心在哪里天津 彩票图表走势 湖北11选5走势图一手机板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20选5开奖结果查询3今天 贵州快3今天开奖结果07 bet365怎么混合过关 福建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一肖一码中特图 德甲赛事直播表 四川高频彩 广东十一选五技巧视频 安徽十一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