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皇上,本宫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晋元九年,清思殿

  想他夏涣然一生看似拥有一切,实则一无所有。

  他傲视天下,独自一人坐在大殿的宝座上受百官朝拜磕头,应付数不清的繁琐礼节,就算曾有情感,也全都在这冷酷刻板的深宫大院里悄?#30343;?#21435;。

  绝望如同外头的风雪,覆住了他的心,刺骨的寒风冻得大地一片雪白,夏涣然半卧在床上,看着窗外,对外头的天寒地冻似乎一无所觉,他的脸色就像窗外飘落的白雪,冰冷而没有血色。

  身后的大太监小六子又派人生了好几盆火,但屋里还是冷极了。

  与徐嘉佟相遇也是在这样的冬季,她像个孩子似的在雪地里由一开始的茫然到后来笑得灿?#33579;?#20026;寒冷的冬天带来一丝的暖意——?#30343;?#22905;已经走了。

  “依风,今日初八了吧?”他问着从刚刚开始就坐在一旁,一语不发的男人。

  韩依风微敛下眼,恭敬的答道:“回皇上,是初八。”

  沉默了好一会儿,夏涣然心头缠着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久久不去。

  “初八啊……是她的生辰。”

  听到那语调里藏不住的落寞,韩依风的心不由得一紧。从他十岁从军,跟皇上不打不相识的那一日开始,他的心中便认定了此生唯一的主子,跟着原本就心有雄才大略的皇上用命在战场上替自己争得一片天地。

  西北战事平定后,他受封为骠骑将军,受命镇守边境多年,四年前却被突召回京,在宫?#24515;?#26007;之中手刃叛臣有功,封为护国大将军。

  跟在皇上的身边多年,经历了少年天子身上发生的点点滴滴,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君临天下,他的心中对皇上有尊敬,有恐惧,更有一股不舍。

  “她与朕结?#35782;?#24180;,我从未为她的生辰费心。”夏涣然幽幽一叹。

  他清楚此刻皇上口中的“她”指的是谁,看着皇上一脸苍白,他轻声劝道:“皇上日理万机,自然无法时刻挂心后宫之事。”

  ?#23433;皇?#19981;挂心,是不能挂心,”夏涣然一脸嘲弄,?#30333;?#20351;在乎,也得表现出不在乎,你说,这位置坐得有多无趣。”

  “皇上!”当今圣上正值壮年,但一场又快又急的风寒却使他现在如同风中残烛,看着苍白虚弱的他,韩依风一颗心荡到了谷底,“人死不能复生,放宽心吧。”

  ?#21322;?#26126;白生老病死皆人之常理,?#30343;恰?#20182;的眼底突然闪过一丝锐利,“你可知朕心中有多不服!”想到此生与她从此错过,他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看着夏涣然动怒,一旁的太监连忙上前安抚,“皇上,保重龙体啊!”

  韩依风在心中轻叹了口气,想起当年,他也是满心感慨。

  晋元五年,皇上重病之际,李氏一门?#27809;?#20316;乱,欲改立静贵妃所生的陆郡王为太子,要?#30343;?#30343;后娘娘不顾自己的生死,入清思殿拿了虎狼符交给年幼的太子,让他带着贴身宫女偷偷出宫,召了辅国公生前的将士入城,又快马加鞭传旨边疆,急召他带兵回京,这天下早就已经被李氏一门给弄得天翻地覆。

  他平乱有功,风光晋爵,心中却遗憾当年迟了一步,没能来得及救皇后娘娘一命。

  徐嘉佟替夏涣然保住了江山,却因夏涣然当年一道废后的密旨在清碧阁被翻出,成了?#39029;?#35803;杀徐嘉佟的理由,最后尸首还被丢置宫外,找都找不着。

  这四年来,夏涣然坐在朝思暮想的位置上头,天下皆臣服于他,他得到了一心所追求的一切,心中却五?#23545;?#38472;,复?#25317;?#20196;他时常夜不成眠。

  “她让朕连尸首都找不着,她真恨朕,恨到就算死都不愿意让朕留有她一丝一毫,让朕再看她一眼。”

  “皇上,您多虑了。”韩依风担忧的上前看着他嘴角凄冷的笑。

  一旁的太医上前,端来?#30333;?#30333;烟的汤药,这深宫大院里的每个人脸上都没有笑意,对皇帝这来势汹汹的病症皆感担忧,更是束手无策。

  “你说,若能早一日明白这种无奈,朕是?#30343;?#23601;不会废了她,杀了徐氏一门,让她连最后的保命符都没有?”

  “皇上,光阴无法重来。”看着夏涣然行同槁木,他眼中的担忧更甚,“放宽心吧。”

  “如何能放?朕多想带着她过她想过的平凡日子,不困在这深宫后院之?#23567;!?br />
  韩依风在心中叹了口气,权势诱人,要舍下谈何容易,“皇上别忘了还有太子,当年皇后娘娘最舍不下的便是他。”

  想起夏宏询,夏涣然心头一暖,?#30343;切?#22025;佟用命保护了他们父子俩周全,他又给了她什么?

  挥手要太医退下,他喘着气说道:“宣太子进殿。”

  “是!”小六子连忙叫人去请。

  深宫内皇上病危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夏宏询虽聪明懂事,但毕竟才满十岁,还?#20999;?#35201;父亲作为依靠。

  夏涣然木然的目光看着窗外,他?#30343;?#23401;子,可以肆意妄为的宣泄自己的情绪,?#30343;?#21387;在心头的悲伤找不到任何方式可以排解,每年一到她的生辰都令他泪乾肠断。

  “父皇!”夏宏询大步从殿外走进。

  他躺在床上,让自己的儿子坐在床边。“方才在做些什么?”

  夏宏询也没有隐瞒,“回父皇,儿臣方才在清碧阁读书。”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陕西快乐10分钟百宝彩走势图 棒球联赛 极速快乐十分app 发发国际娱乐城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吧 电子游艺平台排行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app官网 另版阳光 手机投注新浪彩票 马耳他的幸运飞艇 河南11选5前三直遗漏 18023足彩进球彩开奖记录 nba比分在线 浙江快乐彩开奖结果 河北体彩快乐扑克玩法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