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皇上,本宫乏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夏涣然的双手紧握,忍着气问:“到底在不在你手上?”

  看着他眼中的厌恶,她嘴里带着笑,心中却酸楚不已,“只要皇上答应臣妾一个请求,臣妾可以将虎狼符双手奉上。”

  夏涣然看着她的眼神又更冷了几分,“说!”

  “太子!”她直截了当的说:“我要太子!”

  她的请求令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徐尚允气得不轻,整个人看起来就快要晕过去。这?#23601;?#25163;上有虎狼符,竟然?#30343;?#20445;徐家上下,而是要了早逝的太子妃生的兔崽子,一个他一心等着徐嘉佟有一日产下皇子,就要除去的眼中钉。

  “说清楚!”夏涣然也没有料到她会跟他开口要夏宏询。

  “太子年幼丧母,臣妾要把他养在跟前,若皇上同意把太子给臣妾,臣妾就将虎狼符奉上。”

  “你在打什么主意?”他咬?#29436;?#40831;的在徐嘉佟耳际问:“难道指望能手握太子,将来好图谋不轨?”

  徐嘉佟嘴角依然带着一抹浅笑,脸上看不出太多的情绪,“现在不论臣妾说是或?#30343;牽?#30343;上都不会信我,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说?我只要太子,一句话,给或不给?”

  夏涣然想不透为何她要用虎狼符交换太子,失了虎狼符,辅国公府等同失了保护伞,她的命也?#30343;?#20182;一声令下就能解决的事。

  “六年。”她向前一步,在他的耳际轻喃,“只要六年,待太子一满十岁,臣妾便送他去西?#20445;?#20687;年少时的你一样,与将士同生共死,将来成为一个明君。”

  在他回应之前,她退了一步,“若太子有个万一,?#19968;崽?#33258;己的项上人头来见。”

  夏涣然的心底因这席话不由自主的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心酸,“朕允了,东西拿来。”

  徐嘉佟纷乱的心稍稍安定。她入宫以来,许多事都身不由己,但最终还是守住了一个?#20449;擔?#24819;起了甄云姐姐?#29436;?#25152;托,她就算不要这条命,?#19981;?#25252;太子周全。

  她?#24188;?#24049;的兜里拿出虎狼符,手轻轻一抚而过,没有迟疑的交到夏涣?#30343;?#19978;。

  徐尚允面如死灰,死命的瞪着徐嘉佟,因为她交出的不?#30343;?#19968;面令牌,而是徐府上下无数条人命。她想死,他不拦着,但她竟然还拖着徐氏一门陪葬

  夏涣然看着手上那枚通透的羊脂美玉,正面刻了只勇猛威武的虎,背面则有只站在山颠嚎叫的狼,眼底闪过精光,“太子交给你,若他伤了根寒毛,可别怪朕心狠。”

  “臣妾明?#20303;!?br />
  “丞相大人,”要离去前,他深深看了徐尚允一眼,手中的虎狼符一晃,“你就好?#26197;?#20043;?#20254;!?br />
  夏涣?#28067;?#19979;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就领着朝中大臣转身大步离开。

  目光随着他毫?#28067;?#24773;的身影远去,徐嘉佟直挺挺的站着,脸上依然瞧不出太多思绪。

  “娘娘,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要?#30343;?#29616;在侄女贵为皇后,徐尚允早就一巴掌挥了过去。“你这?#30343;?#23384;心添乱子吗?怎么可以如此随便就将虎狼符这等可以保命的贵重之物给交出去?”

  徐嘉佟冷冷的看着他,虽说是自己的叔父,她却?#30343;?#20040;感情,至今依然以礼相待?#30343;?#22240;为他高居相位,而是因为待她极好的祖母,如今祖母死了,人走茶凉,什么情义都可?#36828;?#22312;身后了。

  她清明的眸子直视着徐尚允,想起芳华早逝的徐甄云,过去的事如同昨日历历在目。

  徐甄云原本可以不死的,只要当时太医能快点到,偏偏丞相夫人的心绞痛老毛病早不犯晚不犯,竟在太子妃羊水破了那时候犯了,宫中太医这么多,他却硬是要伺候太子妃的太?#35282;?#33258;照料,碍于不敢得罪丞相,所以太医只能急着去了辅国公府。

  她真是?#28067;?#21040;辅国公一门忠烈,却出了这么个心狠手辣的畜生。

  甄云姐姐虽贵为太子妃,但为了夫君的将来她也只能咬牙苦撑,最后难产又在其他太医赶到也不及救治的情况下,勉?#21487;?#19979;孩子,产后大血崩,落得香消玉殒的下场。

  ?#30333;?#27597;既将虎狼符给了我,我想给谁就给谁。”徐嘉佟下巴微扬,平静的提醒,“丞相可别忘了自个儿的身分,在本宫面前不知礼数进退,失了分寸。”

  徐尚允气得涨红了一张脸,想破头也?#28067;?#21040;娘亲竟然不把虎狼符给他这个亲生儿子,反而给了徐嘉佟这个出嫁的孙女,而今还落入了夏涣然的手上,这可代表着倚凤山下的那批人全都为夏涣然所用了。

  “丞相向来饱读诗书,自该明白锋芒?#19979;叮?#32456;会惹来杀身之祸,如圣上所言,以后大人就好?#26197;?#20043;。本宫乏了,退下?#20254;!?br />
  徐尚允冷着一张脸,他生气却又无法发作,只能拂袖而去,他得快点召集些人马,宫中若有变化才能随时应变,他急急转身走了出去,连行礼都省了。

  “娘娘……?#23849;?#20799;上前扶住了徐嘉佟,看她一脸平静,她心头可是难过得想掉泪。

  徐嘉佟没有说话,心知肚明自己将祖母?#29436;?#30041;给她的保命符给送了出去,夏涣然之后对她或徐家一门不会留情分,但为了夏宏询的安危,她只能这么做,毕竟太子还小,李墨芸将来若生了个女儿倒还好,若是儿子……在这宫中少了她的保护,她怕太子活不到长大。

  祖母仁慈,怕是?#29436;?#23601;已预见她将来在宫里的处?#33251;?#38590;,更明白自己么子的野心早晚会毁了徐家,所以才会在临终前把虎狼符给了她,该是指望着紧要关头能保她的命和徐家命脉,但她终究?#20960;?#20102;祖母的疼爱。

  为了夏涣然的皇位,为了询儿的将来,“徐半朝”势必得走入历史,她只能求祖母若地下有知,能够原谅她的所作所为,到时黄泉相见,她一定会好好的跟祖母赔罪。

  看着这华丽的宫殿,她闭上了一双闪着复杂思绪的眼,这里就像牢房,自古以来困住了多少人,而她?#32441;?#26377;幸也?#32441;?#19981;?#39029;?#20102;这其中的一个。

  一夜无眠,最终一道密旨传来,她?#35805;?#40668;了后位,她无悲无喜,默默的接了旨。此事秘而不宣,最终还是权?#20445;?#32780;一个被夺了?#31561;?#26099;皇后,表面上虽然依旧风光,但实际已是个废人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云南快乐十分近期遗漏 日本羽毛球高桥 8粒复式二中二多少组 福彩25选7走势图 45599期期一波中特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神马连连单双中特 哪个彩票论坛有好资料 36选7体育彩票走势图 幸运农场app 山东十一选五追号计划表 蓝球尾号分布图 ag真人官网 河南快三预测 爱彩网双色球预测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