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林晓筠 > 无聊贵公子 >


  “你是舍监。”淳于卫微笑提醒。

  “我很能接纳别人的意见!”

  “我不想越权。”

  “上一任舍监会怎么做?”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信任的人,但她错了,这男人……不!这?#19968;?#31505;容里有“笑里藏刀”的嫌疑。

  “她会上前拉开了他们。”淳于卫透露。他并没有什么都不说,他没有这么恶劣。

  “结果呢?”

  “她被打了。”

  “被打……”她吓了一跳,接着就心中暗自庆幸自己很聪明、很理智,没有马上跳出去当女英雄或是仲裁者,她还是有点?#36234;睢?br />
  “因为男生们一打开、一杀红了眼,通常什么都不会顾到。”他瞄她一眼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裴欣附和他。

  “所以呢?”淳于卫故意问。

  “所以我决定回去睡觉。”

  “回去睡觉”

  “对!”

  “什么都不做?”

  “嗯!”裴欣点点头。

  “这就是你的处理方式?”他不知道自己是该佩服她,还是该可怜她?她不会才来上任第一天就疯了,就神经失常了吧。

  “上一任舍监莫姊有交代我要注意安全,还有暗示我要少管闲事,不要强出头。既然他们没有拿刀动枪,只是拳打脚踢而已,我想……我就不用冒生命危险去出面调停了,?#20154;?#35273;吧!”她很想得开的。

  “就这样”淳于卫有点想笑。

  “一切明天再说。”

  “明天就会没事了?”

  “我不知道明天是不是没事!”裴欣还是露出了一个烦恼的表情。“但我愿意赌一下!”

  “你在赌?赌什么?”淳于卫很少好奇或是惊讶。

  “我在赌……”她和他交换了一个只有“他们俩”才了解的眼神。“赌我是明天可以安心的去上学,还是我得叫?#28982;?#36710;,当然还有更惨的事……我可能得叫殡?#26538;?#30340;人来收尸。”

  “但你还是决定先回去睡觉?”她这另类又黑色的想法,令他觉得有意思,很少?#20449;?#29983;……尤其是这么年轻的女生会这么“大器”。

  ?#26263;?#28982;,一切交给明天。”裴欣乐观的说。

  “我觉得你的处理方式……不错。”

  “谢谢。”她顿时觉得自己找到了知音、同路人。“怎么称呼你呢?”

  “你不认识我?”淳于卫有点自尊受辱的问。他本来还以为亿翁从幼稚?#23433;?#19968;直到大学部的女生,没有一个会不认识他,不知道有淳于卫这个人的。

  “学校这么多人——”

  “淳于卫。”他打断了她的解?#20572;?#20813;得自己的自尊再受伤一次。这个女生明明看起来不白目。

  “有点耳熟。”裴欣知道自己听过。

  “只是耳熟”他果然再受伤一次。

  “反正我们认识了!”她给了他一个“哥儿们”似的眨眼。“你继续看,我睡觉去了。”

  “晚安!”淳于卫以死神似的“温柔”声音道别。

  “会的,幸好今天一切顺利。”裴欣神经大条得听不出弦外之音。

  “的确!”他同意,凭她的处事态度。

  当她一从健身房消失,淳于卫马上上前一把拉开打得难分难舍的两个男生。

  一见是他……明天裴欣可以安?#32435;?#23398;了。

  第二章

  宿舍顶层的四间套房,其中之一住了淳于卫之外,另外三间住了姚昀皓、齐传风、尹政,这三人都是无聊团的团员,淳于卫的拜把好哥儿们。

  姚昀皓是大学部二年级的学生,来自黑道世家的他脾气暴烈、个性冲动,但偏偏是个漂?#32842;?#29983;,蓄着一头长发,如果从背影看,会被误认是个身材高的女生。

  准备接下任黑道当家的他,是个习惯以武力解决一切的人,谁他都不服,只除了淳于卫叫得动他、管得动他。

  齐传风比姚昀皓大一岁,是大学部三年级的学生,虽然亦是无聊团的团员之一,但他个性冷静、擅推理、很有逻辑概念,算是军师型的男生,话不多,叫人不太能猜出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不过,他也是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型的男生,父亲是一家大型医院的院长,家中亲戚也大都是学医的,可是他本人似乎对管理比较有兴趣。

  尹政年纪最小,只有十八岁,是高中部三年级的学生,因为来自传统的政?#38382;?#23478;,所以算是两面人,外表看起来斯文、敦厚,给人纯真、善?#24049;?#23567;孩的印象,其实是最爱恶整人,而且?#36234;?#28789;活,鬼点子?#20154;?#37117;多,?#24049;蕁?br />
  淳于卫把这三人召来到自己的房间,在一张可以容易八人份的大理石餐桌上,说出了他的计划。

  “整新舍监?”尹政马上眼睛发亮的说。就是因为日子太无趣,他才会想要?#23588;?#26080;聊团,他也爱整人,看人哭笑不?#27809;?#26159;大怒、吓破胆,他都会超爽的,人生本?#28147;透没?#24471;精彩一些的嘛。

  “她惹到你了?”齐传风一个淡淡的平和表情。

  “她不算是惹到我,但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趁她还没先发火前,我们先给她一把火。”淳于卫抽了一口烟之后说,大理石餐桌上?#37266;獺?#26377;酒,但是没有任何?#37202;?#25110;是违禁品,这是他们四人一致同意的。

  “那你想怎么做?”姚昀皓不反对。“还是女的吧学院方面不是一直认为佑监要女性才够耐心、才有爱心、才会细心,屁啦!”

  “是女的,而?#19968;?#26159;我们学校的。”

  “你是说她是亿翁的学生?”尹政颇感意外。

  “我对她做了个小小调查,她的父亲生意失败,而她不想转校,所以选择当舍监。”淳于卫是个做事周详的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令人同情。”齐传风比较有爱心。

  “没钱就别读,活受罪!”姚昀皓就事论事。“舍监那么好当的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体彩竞彩篮球大小分 12选5今天开奖结果 福建11选五前三走势图 福彩3d阿福图库 双色球重号走势图2000 三肖心中特三肖中特期期准 四川福利彩票网 篮球让分胜负怎么算 海狮特码彩图信封 贵州快3投注技巧 大乐透除6走势图 历年中超冠军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排三组三组数 广东十一选五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