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正妻好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三个人都是美人,云敛锋可真是艳福不浅,如此左拥右抱,大腿再坐一个,哪还有她的位置?她还是早早洗?#27492;?#21543;,等丧期过了,他们便又是?#25947;?#30456;干的人了。

  因为这样想,她下意识的扫了云敛锋一眼,自认为并没有泄露心中所想,但他却微扬起唇角,让她的心陡然一跳,她忙别开视线,想找找云水惜在哪里,却是没见到她师傅的身影。

  如此过了两天,她夜里还是能回束香轩睡的,只是一大早起来后便得过来灵堂,直到子时才能回束香轩,而她从早到晚的待在灵?#32654;?#20854;实也没做什么事,就只是?#32654;?#21514;唁的宾客看到她这个正儿八经的正妻长媳也在守孝的行列里罢了,真正忙得脚不沾地的是主持中馈的云夫人夏氏和温?#33050;澹?#32780;她呢,虽是正妻,却对宅里的人事物完全不知,又怎么能发落事情呢?

  这样无聊的日子自然是度日如年的,感觉就好像在坐牢一般,幸好花儿一张小嘴挺是能言善道,这两日花儿前前后后的跟着她,讲了不少府里的八卦给她听,包括她那公爹是怎么过世的。

  原?#27492;?#20844;爹就跟所有男人一样,身边有几个钱就会作怪,经常眠花宿柳,这半年来?#32622;?#24651;上烟花楼一位艳名远播的名妓,那名妓阅人无数,自然是花招百出,也不知道在颠鸾倒凤时用了什么助兴的药,致使她那公爹一命呜呼,官府去验尸时还是没穿衣衫的。

  原来是死得这般不光彩,怪不得她在云敛锋和她那婆母的脸上都看不到悲伤之情,又据说她公爹早把云家的生意都交给云敛锋打理,所以纵使他死得突然也对云氏家族没有任何影响,倒是老太君被独生?#25317;?#27515;?#38497;?#25171;击了,正病着,而云水惜也是身子不好,便没让她过来灵堂,以免沾了煞气。

  花儿口沫潢飞地说道:?#21543;?#22902;奶是老太君的表妹夫家的姻亲,是宁安城富商温老爷的嫡三女,说是来咱们南泉?#35282;?#26102;在万佛寺见过少爷一面,应该是少爷陪老太君去礼佛时见着的,当老太君在物色少爷平妻人选时,消息传到了宁安城,温家便?#32654;?#22826;君的表?#32654;?#20256;意?#31119;?#32769;太君自然是连声的好,温家是首屈一指的富商之家,和咱们云家门?#34987;?#23545;,就此把亲?#38706;?#20102;下来。

  “至于萧姨娘和梅姨娘,她们娘家父亲都是云家铺?#25317;?#25484;柜,女儿能给少爷做姨娘,他们高兴都来不及了,哪有拒绝的道理,其中又数萧娘姨最厉害了,生了双生子,不过不怎么?#32654;?#22826;君宠爱便是,老太君瞧不起萧姨娘出身低,连带着不喜两位哥儿,老太君是最满意少奶奶的,偏偏少奶奶生了女儿,听烟雨轩里的人说,少奶?#22530;?#26085;早晚诚?#21738;?#20315;,每个月还茹素七天,就盼望下次能生个哥儿出来。”

  丁宣瑛边听边点头,原来云敛锋已经有三名儿女了,要顾及三房妻妾又要顾及三名儿女,他一定很忙吧?

  花儿继续说道:“不过瑛少奶奶您也别拽气,夫人不怎么?#19981;?#23569;奶奶,可能是因为少奶奶是老太君的人,而夫人和老太君向来不对盘,因而也连带着不?#19981;?#23569;奶奶,也可能是少奶奶一直抢着管家惹夫人不快,总之往后您就靠向夫人那边就没错了。”

  丁宣瑛?#26376;?#25361;了挑眉。

  她可不想?#27809;?#20799;抱无谓的希望,以为她会出来争回正妻应有的权力,因而抱她大腿,于是她淡淡地道:“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靠不靠的说法,何况丧期一过,我便要回束香轩,以后也不能给婆母尽孝,自然是希望家和万事兴的。”

  她这番说法是十足十的打官腔啊!

  花儿很机灵,听她这么表态,便没继续说下去,?#36824;?#24039;地道:“天气冷,厨房熬了姜茶,奴婢去给您取碗来暖暖手脚。”

  她微微一笑,“去吧,你自己先喝上一碗再过来,莫要冻着了。”

  花儿在心里直叹气,瑛少奶奶这么好的人,怎么少爷就看不见呢?这两日她跟着瑛少奶奶,觉得她丝毫没有县令千金的架子又体恤下人,吃饭时不但不让她伺候还总是叫她坐下一起吃,性情可?#26085;?#25196;又总是苛待下人的少奶奶好多了,而这称谓也是当初少奶奶要求云府里下人们这?#21767;?#30340;,虽然平妻地位比正妻低,按理是不能称少奶奶的,该叫佩少奶奶才是,但因大家都知道正牌少奶奶不受少爷待见,自然都很有眼色的改口巴结了。

  丁宣瑛自然是不知道下人们是怎么?#27492;?#30340;,她把这丧期当出差,?#20113;?#24120;心看待,反正丧期总有结束的一天,到时她跟这些人再无关系,她不需要对主屋的人刻意讨好,也不需要受委屈,反正不卑不亢就是,她这几日听“节哀顺变”这句话已经听得耳朵快长茧了,只希望丧期快过。

  §第三日,她爹娘来上香了,他们住在邻县开阳城,路途遥远,这几日又是大雨连绵,要赶过来也没那么容易,能在第三日过来已经很难得了。

  上了香之后,她母亲便拉着她直看,眼里激动得似有千言万语,但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说。

  当然啦,她都判若两人了,她爹娘若不激动就有鬼了。

  意外的是,云敛锋竟然来给她爹娘见礼了,她看到温?#33050;?#30634;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岳父、岳?#31119;?#20004;位一路过来辛苦了,小婿已为两位?#25165;?#20102;厢房,就到厢房与宣瑛好好叙叙,小婿还有宾客要招呼,恕小婿不能相陪。”

  “好、好……贤婿,多谢你了。”丁老爷和安氏激动得一直点头。

  丁宣瑛心里万分好笑,云敛锋那样叫她的名字,恍若素日里那样?#27844;?#20284;的,还真是有演戏天分啊。

  不过她也要谢谢他肯演这场戏,从此以后便可让她爹娘不必再牵挂她了。

  花儿领着三人进了厢房,思秋和沁冬在房里伺候着,花儿则伶俐的到门外去守着。

  丁宣瑛想着云敛锋还挺周到的,厢房里还摆了一桌简单席面,但她爹娘哪有心思?#36828;?#35199;,只拉着她的手不?#25103;擰?br />
  见他们有一百个问题,她便把自己如何减肥的经过仔仔?#36214;?#30340;讲了一遍,又说自己现在与云敛锋夫唱妇随、琴瑟和鸣,在府里地位稳固,让他们放心,而思秋和沁冬对后面那一部分的善意谎言也极尽所能的配?#24076;?#30452;说少爷很好。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广西11选5走势图360 黑龙江省11选5前三直遗漏 腾讯分分彩24小时走势图 北京赛车是什么软件 黑龙江福彩22选5走势图 开奖日出波规律 排球自由人什么意思 福建时时彩平台推荐 甘肃十一选五18022走势图 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2018年3d全部开奖号码 曾道点特玄机中特图广 上海福彩快3一定 51时时彩全天在线计划 河北快3和值综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