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上选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虽然暖阁里并无其它人,可千允怀为表慎重,故意压低了声音道:“殿下,实不相瞒,您、也知晓陵王殿下那个人,心高气傲,总是认为自己什么都对,我若告诉他,他恐怕只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再说了,我先前纳了个小妾,不巧正是陵王新侧妃的兄长原先要议亲之人,对?#23047;?#33021;因此将我恨上了,陵王侧妃袒护兄长,不知对陵王吹了什么枕头风,使得陵王不顾念表兄弟?#37027;?#35850;,与我疏远,我也是有骨气之人,又何必拿热脸去贴人家脸屁股,自讨没趣。”

  李翊冕看了他半晌,终于道:“本王就信了你,?#19978;?#30343;上如今去了西南围猎,要十天半个月才会回京,不能将此事尽速禀报皇上知晓……罢了,?#28982;?#19978;圣驾回来,定会召见众皇子,本王到时再立刻进宫面圣即是,日后你就留在本王身边出谋划策,若本王能出头,定少不了你的?#20040;Α!?br />
  千允怀眼中顿时放出光芒。“多谢殿下!”

  半个月的时间,千允怀等得心焦,其间他不断教导李翊冕面圣时要怎么说,好不容易等圣驾终于返京,也果然召见了四位皇子,他这才放下心中大石,喜孜孜的在宜王府静候佳音,如今他自称是宜王的军师,府里上下无人敢怠慢他。

  他在脑海中美滋滋地想象,待宜王说出那防洪大计和先发制人去攻打大越的计策,李翊皇届时不知会多吃惊,待知道是他献的计,恐怕就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不想,近午却迎来气冲冲回府的李翔冕。

  “千允怀!你是不是看本王好欺?#28023;?#22312;寻本王的开心?!”李翊冕怒不可遏地道:“你那什么防洪大计和攻大越的大计,分明都透露给陵王知道了,还假惺?#23454;?#26469;告诉本王,你是何居心?!”

  千允怀一头雾水。“殿下这是何意?”

  李翊冕气得脸都涨红了,“本王尚未有所表示,陵王就先一?#23047;?#21475;,说的正是防洪大计,说他观星象,开春会有大水患,须得提早防范,至于怎么防范,督造大坝、疏?#24049;?#27969;什么的,他说了一套又一套,父皇听得连连点头,替许不已,跟着,那?#19968;?#23621;然又自请出征去打大越,说他在大越的探子探?#20040;?#36234;会突袭大齐,要先下手为强,攻他个措手不及,父皇自然应允,又替他初生之犊不畏虎,像极了他年轻之时,你说,话都让他讲完了,本王还能开口说一样的话吗?真是岂有此理,你居然敢来寻本王开心,你快滚,不要再让本王看见你!”

  千允怀被李翊冕的贴身侍卫撵出了宜王府,心里惊疑不定。

  太奇怪了,陵王怎么会知晓开春后会有大水患?又么会知道大越会来奇袭大齐?他是与他一样,都知晓前世之事,?#25925;?#26377;高人在指点他?

  若说陵王也是重生而来,他万万不信,他很了解陵王那个人,若他重生而来,知道宣静霞前世是容王的禁脔玩物,他绝对不会迎娶她,更不会倾心于她。

  可若不是重生而来,为何他会知晓?再仔细往前推想,大越使节团之事他也知道……到底是谁告诉他的?那人是否也知道陵王是将来的天子,所以在暗中扶持陵王?

  他想来想去,想?#24576;?#20010;所以然来,又把所有的错都怪到夏依嬛头上,都是她没有如前世一般嫁到宣家,以致于一切都?#35851;?#20102;,没有她在宣家里应外合,让他力不从心也诸多不顺,最最可恨的是,她居然待在他?#32435;?#36793;,还怀了他的孩子,一想到这女人要生下他的孩子,这辈子还要跟他纠缠不清,他就打从心里生厌。

  他不会让她生下他的孩子,不会让她有理由赖在他身边!

  §第十六章 难产的选挥

  腊月初一,大齐迎来了一年中最冷的季节,陵王府传来好消息,宣侧妃产下了双生子,母子均安,此时陵王还在边关与大越对战未归,皇上赏赐了许多金银珠宝,兰贵妃心系好不容易得来的宝?#27492;?#23376;,得皇上同意,也在陵王府里长住,照顾宣侧妃和孙子。

  夏依宁的?#20146;?#20063;很大了,盘算着过年前就会生产,而宣景煜同样不在她身边,他此时也在边关,是她说动他去的。

  前?#26469;?#36234;一役,粮草被内贼烧光了,大齐军苦撑,最后吞下败仗,当时领军的吴将军灰溜溜的回朝。

  这次若再出现相同的事,陵王也可能打败仗,因此她让宣景?#20808;?#36793;关,明为走商,实则是要献上粮草,陵王心存?#23633;?#20043;下,两人的关系势必更上层楼,男人之间的革命感情是最难动揺的,若日后真有什么变数,陵王?#19981;?#25163;下留情,何况现在宣静霞又为他生下了双生子,两家人可以说是密不可分了。

  只不过那时她一心想要他在陵王面前的地位更加稳固,好能保护宣家,可没想到?#20146;?#36234;来越大,没有他身边的感觉却是如此失落。

  “少夫人,您在窗前站了许久,快歇歇腿吧!”雪?#33258;?#21518;面出声,取了披风为她披上。

  “我不冷。”夏依宁转身一笑,倒也顺从的走到桌边坐下,沉甸甸的大?#20146;?#20687;是也怀了双胞胎似的。

  快过年了,地炕、暖阁、火盆、手炉都陆续用上了,宣静霞还派人送来许多昂贵的金?#21051;浚?#37027;?#21487;?#36215;来有股淡淡的墨香,她煞是?#19981;叮?#21448;送来五匹大红织金?#34987;?#38182;让她做褙子或抉袄,说是宫里赏的。

  想到宣静霞在京里用这么好的炭,过着锦衣玉食?#32435;?#27963;,又受到兰贵妃和陵王妃的疼爱,她作梦都会笑,等陵王回京,见到双生子,又不知道会如何珍惜,但愿宣静霞母凭子贵,会?#24515;敢?#22825;下的一日……

  “少爷也真是的,明知道您快临盆了,却往边关去,何况也不是非要少爷亲自去不可。”雪?#23376;?#38134;杏牙挑叉了一块蜜瓜给夏依宁。

  对于雪阶的抱怨,她只是微笑。

  宣景煜自然是不愿意的,是她再三保证会照顾好自己,他才一步三回头的启程。

  若他有前世记忆,他肯定?#19981;?#21435;做这稳固双方情感的举动,她如此步步为营,如此兢兢业业,抓住每一个能与陵王交好的机会,只因为前世的记忆太痛、太恨,她不能不小心。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海南飞鱼彩票官网二维码 浙江20选5综合走势 六合图库资料网站 四肖中特永久免费公开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ag输得最惨的人 贵州11选5奖金对照表 体彩19077期开奖结果 cbalogo设计理念 黑龙江十一选五电子版 北京快乐8 官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五分彩平台 江苏时时彩下载安装 下象棋技巧十句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