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上选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宣景煜等三人虽然都未进过王府,可都十分从容的跟在领路的管事后头,倒是后面跟着的仆从被这气势压倒,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连窃窃私语都不敢,彷佛稍有不慎就会被斩头似的。

  夏依宁想到他们临行前,陆氏犹不放心,交代他们一定要谨言慎行,想来这天家对商家原就存在着某种权威,尤其他们这样的白身商家,即便是首富,也有银子打不通的关,就连个小小县令都能对他们抬出官威来,也莫怪他们此番要进陵王府,陆氏会百般不安。

  走过奢华富丽的林园,见到一个人工湖,湖边是一片默林,一旁有座水榭,好像有人在里头走动,管事引着他们从北侧的回廊进去,见到一个建筑布局工整的院子,青砖铺地,房屋高大,纵深宽广,树木花草茂盛规整,廊槛曲折,有藏有露,显得极有巧思。

  将人领到了,章管事垂手恭立道:“这里是玉筑轩,我家王爷特别安排几位在赏花会的期间住在这里,这几日,小的会在玉筑轩伺候,若有任何需要,贵客们尽管吩咐小的。”

  夏依宁以为他不过是引路,原来是专程来伺候他们的,特别安排一个管事给人生地不熟的他们,这肯定不是每个客人都有的待遇,她更?#23588;?#23450;李翊皇对宣静霞真有别的意思。

  “有劳了。”宣景煜微微颔首。

  “哪儿的话,小的受不起。”章管事笑吟吟地说道:“请几位贵客在此稍事休息,各位的行李箱笼随后送到,一会儿就给各位送茶点过来。”

  夏依宁走了一圈,就见院内有院,院外有园,院落之间重重,后面还有罩房,不是一般的宽广,但也不失静雅。

  她给众人分派了房间,让他们把送到的箱笼打开整理,回到敞厅里,就见王府的下人已送了茶点过来,茶味清冽,点心味浓香,都是极精致的,宣静霞低垂着眼睫在品茶,表情像芙蓉初锭,可宣景煜却微微凝着眉。

  夏依宁在他身边坐下,问道:“夫君在想什么?”

  宣景煜回道:“我在想,陵王爷这番礼遇,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有些受宠若惊。”

  夏依宁一心想要他屏除对皇家的防备之心,温和笑道:“讨好?#19981;?#30340;人、重视的人,不都是这样?夫君给我下聘时,那礼单一念,也是惊得众人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宣景煜心里一动,目光便往宣静霞身上看去,神情变得若有所思。

  夏依宁见他有所松动,又道:“有回我们家的货物要进到肃州,却莫名?#24515;?#22788;的知县给刁难,当时我着便叹道,若是家族里有人在朝为官便好了,也不?#38470;?#20154;如?#20284;?#36127;,?#19978;В?#25105;们夏家谨守先祖的训示,世代不得入仕为官,所以了,若有机?#21040;?#35782;像陵王爷这样的人物,我觉得也未必是坏事。”

  宣景煜沉吟道:“一百多年前,宣家曾有人捐献大笔钜款,因而被赏了个郡守的官职,岂料上任不到一年便遭人弹劾贪墨,又按了与辽人勾结等莫须有的罪名,被革职收?#20309;?#26025;,半数家产充公,家族有百余人被发配边强,令宣家元气大伤,祖辈用?#24605;?#20195;才恢复荣景,是以娘才会对咱们这回来陵王府如此忧心。”

  夏依宁有些怔然,原来是有这样的事,莫怪陆氏会警惕不已,这倒叫她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改变他的想法了。

  宣静霞却是搁下了杯盏,插口道:“哥哥,祖父在世时,我曾听过祖父和太祖说过,那位先人是咎由自取,他确实和辽人勾结了,也确实贪了朝廷拨发的赈灾银两,若是咱们行得正,不去做那些个鸡鸣狗?#26519;?#20107;,也不怕和官?#19968;?#32773;皇家打交道。”

  对于向来温顺的妹妹突然侃侃而谈,宣景煜十分意外,他心里一动,莫非她这番话别有含意。

  三人各有琢磨时,就见敞开的厅门外,李翊皇?#31245;露?#38376;而入,流星踏步的过来,他身形修长,行走带风,一身绯色锦袍,显得气色极佳,他远远走来就朝宣景煜颔首,进入厅中?#33268;氏?#36947;:“宣兄,又见面了。”

  宣景煜有些惊讶,立即起身,夏依宁、宣静霞见状也忙不迭起身跟着要施大礼,厅里的仆从全?#21387;?#20102;下去。

  ?#23433;?#27665;拜见……”

  宣景煜袍角一撩,依规矩要行礼,李翊皇却上前虚扶一把,不让他动作。“本王的命是宣姑娘所救,我们之间不须?#24515;唷!?br />
  宣景煜也没坚持下拜,但还是拱手施了一礼。?#23433;?#27665;宣景煜见过王爷。”

  “见过王爷。”夏依宁、宣静?#23478;?#36319;着福身问安。

  “不必多礼。”李翊皇手一抬,眸光落在宣静霞身上,但很快移开了,他爽朗明快地问道:“还满意吗?这玉筑轩是王府最?#26408;?#20043;地,这几日客人众多,安排在此地,不?#38470;?#38386;杂人等打扰了。”

  宣景煜又一拱手。“王爷费心了。”

  李翊皇微微一笑。“晚宴之前,母妃要先见见诸位,若是现在得空,便随本王走一趟如何?”

  兰贵妃要接见他们,他竟是亲自?#20174;?#22799;依宁心里很是激动,这表示他对宣静霞的好感不一般啊!

  §第十章 原来竟是她

  穿过曲折的抄手游廊,走在前头的两个男人一般的颀长,从背影看去,高瘦也是一般,两人在交谈,多是李翊皇在介绍园里造景,宣景煜自若应和,倒是一派友好景象。

  一路上,夏依宁心思流转,她已经确定了李翊皇对宣静霞别有意思了,就不知道宣静霞的意思如何,李翊皇身边有个陵王妃,她知道陵王妃一向体弱多病且心地?#23631;跡?#33509;是李翊皇要宣静霞,陵王妃肯定没有二话,但宣静霞是嫡女,可以嫁到好人家为正妻,她?#25954;?#22312;王府做妾吗?

  她才在想,便听到宣静霞有几分羞涩地道——

  “嫂嫂,以前?#39029;?#24819;,要嫁一个跟哥哥一样的男人,今日再见陵王爷,竟觉得他与哥哥有几分相似,幸好当日我救了他,今日才能再见。”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山东时时彩开奖记录 北京pk10历史开奖直播 好彩26选5开奖结果 重庆彩票网十分钟开奖 常州彩票论坛 陕西11选5选号技巧 江苏快三4码预测 极速11选5在哪下载 打码赚钱 广告扑克 天下彩免费一波中特 2.58亿彩票大奖 河南快三预测 11选5出号精准规律 彩票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