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上选娇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大家安静点。”

  夏依宁听到宣恭压低了声音约束手下的人,不免觉得有些奇怪。

  进来的是什么很厉害的人吗?不然大伙儿同聚一处,看见又有人进来,品头论足一番也没什么,宣恭为何要制止?

  她抬眸,顿时一惊。一张前世见过的脸庞映入眼廉,那棱角分明的脸,竞是当朝的四皇子——陵王李翊皇!

  她一惊之下,手里的杯?#24403;?#33853;了地,宣静霞感到古怪地看着她。

  “有无伤到?”宣景煜拉着她的手检视。

  方才他看得分明,她是被那四个人吓着,手中杯盏才会滑落,为何?她识得这四人吗?他不着痕迹的扫过那四人,他们却是全然不认识她的模样,他的神色不由?#26790;?#24494;一凝。

  “没、没有。”夏依宁的心怦怦直跳,掩饰地别开了眼。

  雪阶忙去收拾杯子碎片,又重新为她斟上热茶,她垂着眼睫定了定神,可是一颗心仍是静不下来。

  前世,下令抄宣家的就是四皇子李翊皇,当时他已登基为帝,年号天安,千允怀是天?#26377;?#33145;,官拜右丞,又独揽了中书省的大权,工?#21487;?#20070;、刑?#21487;?#20070;、吏?#21487;?#20070;、户?#21487;?#20070;都是他的人,他要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他要的东西,众人都会双手奉上。

  说起来,李翊?#20160;?#19981;是个昏君,可一来,千允怀和他是表兄弟,两人的母亲是堂姊妹,二来,在他还是皇子时,千允怀便竭尽所能的为他做事,一心助他登上天?#21448;?#20301;,在他登基之后,自然对千允怀信任有加。

  千允怀心思缜密,与他的母亲韩氏如出一辙,韩氏虽然是韩家的二房?#24352;?#21487;韩二老爷既无功名在身也无军功,在府里不受重视,连带着二房都黯淡无光,而韩大老爷就不同了,军功赫赫,手里握着二十万兵权,在朝里也是咬风唤雨的重?#36857;?#36861;随者众。

  夏依宁心思回转,却突然听到宣静霞开口说道,“这?#36824;?#23376;,你中毒了。”

  宣静霞看着进来的四位男子,发?#21046;?#20013;最尊贵之人有中毒现象,她一向面冷心善,尤其遇到有人中毒,即便她向来稳重,也绝对不会置之不理的。

  闻言,李翊皇目光?#33080;粒?#30473;头皱得死紧,但他抿着唇没有回答,倒是他旁边的死?#19968;?#21355;李甲急道:“姑娘如何看出我家少主中了毒?姑娘懂得医术?”

  宣静霞神色?#22235;?#36947;:“我外祖父是大夫,尤其擅长解毒,我自幼跟着他老人家学了些医术,公?#21448;?#30340;肯定是苗疆虫术。”

  李甲蹙着眉悔?#30415;潰骸?#32943;定是?#21069;?#20154;干的,饶是咱们再小?#27169;?#36824;是让主子着了道……”言下之意,似乎已信了宣静霞所言。

  宣景煜起身,大?#38454;?#36807;去,夏依宁连忙跟上去,宣静宸见他们都起来了,也忙不迭跟上。

  “静霞,你说的话可有根据?”宣景煜虽然不是见死不救之人,但也不想妹妹沾惹上麻烦,他闯南走北,见多识广,瞧这几个人身上的气势,肯定来历不凡,尤其被宣静霞指称中毒的少年公子,更不是泛泛之辈。

  宣静霞言之凿凿地道:“这?#36824;?#23376;的眼角和耳垂都透着水珠红,这是中了苗族的毒蛛之毒,再过两个时辰,若是没有服下解虫药,那水珠儿会更红,四肢?#19981;?#36319;着渐渐麻痛,最终无法动弹。”

  这时,李翊皇总算开口了,他眼也不眨的看着宣静霞问道:“你可有解毒之法?”

  宣静霞郑重地点了点头,“我的能力虽然不能完全解毒,但能先解部分的毒,公子若信得过我,就?#26790;沂允裕?#31561;风雪小了,公子再去找大夫医治,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李甲急道:“主子,风雪虽大,但未必就不能走,我等即使丢了性命?#19981;?#25252;送主子入京,咱们还是回京再找大夫……”

  夏依宁知道那护卫的意?#36857;?#35201;回宫找太医才保?#30504;?#30343;子是尊贵之躯,怎可让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医治?

  可是,李翊皇手一抬,制止李甲说下去,他的目光落在宣静霞脸上。“就让她?#20801;浴!?br />
  夏依宁简直想欢呼一声天上掉馅饼了!

  宣静霞若是能救李翊皇一命,这可不是留下印象这么薄弱了,宣静霞成了他的?#35753;?#24681;人,这是一个好的开?#36857;?#25110;许他们能在这里顺藤而上,先千允怀一步与李翊皇建立关系。

  片刻,李翊皇已在炕上?#19978;攏?#23459;静霞拿出随身的针灸包来,针扎下去,血果然是黑的,那三名护卫瞬间都变了脸色,倒是李翊皇面不改色,只一直看着给他扎针的宣静霞。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夏依宁唇角弯了起来。这世上会有这样好的事吗?李翊皇会对宣静霞动了心吗?若能如此,不但能改变宣家的命运,也能改变宣静霞的命运……

  她正在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一抬眸,却见宣景?#22799;?#35270;着她,她顿时心头一震。

  不好!她是不是想得太过雀跃了?

  在他眼里,李翊皇不过是个夜里来?#31471;?#30340;陌生人,?#32422;?#21364;看着李翊皇与宣静霞喜形于色,就像想把两人送做堆,他肯定会起疑。

  “大娘,劳您煮一大碗浓甜汤来。”宣静霞慢慢地收针,一边头也不抬地吩咐韩老爹的婆娘,可众人都感受的到她的屏息专注。

  “好?#30504; ?#38889;老爹的婆娘应声去了。

  针收齐了,宣静霞对李翊皇?#24471;?#36947;:“公子,你莫怕,苗族蛛毒除了解药,最怕的就是浓甜汤了,待会儿你趁热把大碗甜汤喝了,你体内那毒蛛吸饱了甜汤便不会再作怪,足?#24576;?#21040;明日去找大夫。”

  李甲忍不住?#27490;?#36947;:“我家主子岂是会怕这?#20013;?#20107;之人……”

  李翊?#19990;?#21917;一声,“还不闭嘴!”

  李甲自然是乖乖闭嘴。

  果真,李翊皇喝下甜汤,不到一盏茶功夫,那眼角和耳垂的水珠红都淡了许多,三名护卫看着宣静霞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敬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江苏快三走势图―基本 新疆18选7复式玩法 山东11选5开奖号码 ag真人试玩进口 快乐10分中奖规则 22选5走势图基本100期 老时时彩杀号定 2019海南环岛赛奖金 澳门巴黎人电子游艺 云南省福彩中心 香港管家婆六合图库 舟山飞鱼开奖结果 七位数中奖规则 上海天天彩选四回顾 ag平台是不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