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外国文学 > 鲁滨逊漂流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九章(9)


  他对我说,种植园发展的具体情况,他实在也不清楚。可是他知道,我那合股人尽管只享有种植园一半的收入,但已成?#35828;?#22320;的巨富。他又告诉我,现在回忆起来,他曾听说,仅仅政府收到我所应得的三?#31181;?#19968;,每年就达二百葡萄牙金币以上;这部分钱好像拨给了另一个修道院或什么宗教机构去了。要收回这?#20160;?#20135;,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因为我的合股人还活着,可以证明我的股权,而且,我的名字也在巴西登记在册。他又告诉我,我那两位代理?#35828;?#36130;产继承人,都是很公正诚实的人,而且都很富有。他相信,我不仅可以获得他们的帮助,领到我的财产,而且,还可以从他们那里拿到一大笔属于我的现款。那是在他们父亲保管期间我每年的收入。

  据他记忆,把我收入部分缴公,还只是十二年以前的事。

  我听了他的话,心里感到有些烦恼和不安。我问那老船长,我既然立了遗嘱,指定他,这位葡萄牙籍船长,作为我财产的全权继承人,那两位代理人怎么能这样处理我的财产呢?

  他对我说,他确实是我的继承人。但是,关于我的死亡一直无法证实。在没有获?#26790;?#27515;亡的确切消息之前,他不能作为我遗嘱的执行人。而且,还有一层,这远隔重洋的事,他也不愿意干预。但他又说,他确实把我的遗嘱向有关部门登记过,而且提出了他的产权要求。如果他能提出我的死亡证明,他早已根据财产委托权,接管?#23435;?#30340;糖厂,并派目前在巴西的儿子去经营了。

  "可是,"那老人家又说,"?#19968;?#26377;一件事要告诉你。这事你听了可能会不太高兴。当?#20445;?#25105;们都以为你已死了,大家也都这样认为,你的合股人和代理人就把你头六七年的收入交给?#23435;遙?#25105;也都收下了。但当?#20445;?#31181;植园正在发展,需扩充设?#31119;?#24314;立糖厂,又要买奴隶,所以收入就没有后来的那么多。不过,我一定把我的收入及花费开一份可靠的?#35828;?#32473;你。"我和这位老朋友又连续商谈了好几天,他就把我种植园最初六年的细账交给?#23435;遙?#19978;面有我的合股人和两位代理?#35828;那?#23383;。当时交出来的都是?#21482;酰?#20687;成捆的烟叶,?#19978;?#30340;糖;此外,还有糖厂的一些副产品,像糖蜜酒和糖蜜等东西。从账目中我可以看到,收入每年都有增加,但正如上面所提到的,由于开头几年开支较大,实际收入不大。尽管如此,老人?#19968;?#26159;告诉我,他欠我四百七十块葡萄牙金币,另外还有六十箱糖和十五大捆烟叶。那些货物在船只开往里斯本的航行中因失事而全部损失了。那是我离开巴西十一年以后发生的事。

  这位善良的人开始向我诉说了他不幸的遭遇,说他万不得已,才?#26790;?#30340;钱去?#26893;?#25439;失,在一条新船上搭了一股。"不过,我的老朋友,"他说,"你要用钱的话,钱是有的。等我儿子回来,就可?#22253;?#38065;都还给你。"说完,他拿出一只陈旧的钱袋,给?#23435;?#19968;百六十个葡萄牙金币,又把他搭在新船上的四?#31181;?#19968;股份和他儿子的四?#31181;?#19968;股份一起开了一张出让证交给我,作为其余欠款的担保。

  那条船他儿子现在开往巴西去了。

  这位可怜的老人,心地这样正直善良,实在使我深受感动,我真不忍心听他讲下去了。想到他过去对我的好处,想到他把我从海上救起来,对我一直那么慷慨大度,特别是看到现在他对我的真诚善良,听着他的诉说,我禁不住流下了眼泪。于是,我首先问他,以他目前的经济状况,能不能拿出这么多钱?拿出来后会不会使他手头拮据?他告诉我说,拮据当然会拮据一些,但那是我的钱,而且,目前我比他更需要这?#26159;?br>
  这位善良的老人所说的话,充满了真挚的友情。他一边说,我一边止不住流泪。一句话,我只拿了他一百块葡萄牙金币,并叫他拿出笔和墨水,写了一张收据给他,把其余的钱都退还给了他。?#19968;?#23545;他说,只要我能够收回我的种植园,这一百块钱我也要还给他。这一点我后来确实也做到了。至于他在他儿子船上的股权出让证,我是无论如?#25105;?#19981;能收的。

  我说,如果我要用钱,我相信他一定会给我的,因为我知道他是一个诚实的人。如果我不需要钱,我就再也不会向他要一文钱,因为,他认为,我完全有理由收回我所指望的产业。

  这些事情办完后,老人家又问我,是不是要他替我想个办法,把我的种植园收回来。我告诉他,我想亲自去巴西走一趟。他说,如果我想去,那也好。不过,如果我不想去,也有不少办法保证我收回自己的产权,并马上把收入拨给我使用。目前,在里斯本的特茹河里,正有一批船要开往巴西。

  他劝我在官方登记处注册?#23435;?#30340;名字,他自己也写了一份担保书,宣誓证明?#19968;?#27963;着,并声明当时在巴西领取土地建立种植园的正是我本人。

  我?#29273;先说?#25285;保书按常规作了公证,又附上了一份委托书。然后,老人又替我写了一封亲笔信,连同上述两份文件,?#26790;?#19968;起寄给了他所熟悉的一位巴西商人。这一切办完,他建议我住在他家里静候回音。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香港赛马会 单双中特 青海十一选五昨天开奖结果查询 最新捕鱼棋牌 500彩票网双色球预测 篮球比分188 福彩3d开机号南方彩 大乐透下期试机号码 安徽快三一定 马会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快三投注技巧 好运彩3公式排列3玩法 0607德甲 快乐赛车百科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浪网 辽宁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