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外国文学 > 鲁滨逊漂流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章(8)


  你们要知道,现在我在岛上已有了两个庄园--我也许可以这么称呼我的两处住所。一处是我的那个小小的城堡或帐篷。这儿,在小山脚下,四周建起?#23435;?#22681;,后面是一个岩洞,现在,岩洞已扩大成好几个房间,或者?#23707;?#20960;个洞室,一个套着一个。其中有一间最干燥最宽大,并有一个门通到围墙外面,或者说是城堡外面。也就是说,通到?#23435;?#22681;和山石的连接处。在这一间里,我放满了前面提到过的那些陶土烧制成的大瓦缸,还放了十四五只大筐子,每只大筐子能装五六浦式耳粮食,主要装的是谷物。有的筐子装着直接从茎秆上摘下来的穗子,有的装着我用手搓出来的谷粒。

  那堵围墙我当时是用高大的树桩筑成的;现在,这些树桩已长成了树,又大又密,谁都看不出后面会住人。

  靠近住所,往岛内走几步,在一片地势较低的地方,有两块庄稼地。我按时耕种,按时收获。如果我需要更多的粮食,毗邻还有不少同样相宜的土地可以扩大。

  此外,在我的乡间别墅那边,现在也有一座像样的庄园。

  首先,我有一间茅舍。这间茅舍还不断加以修理。也就是说,我经常修剪周围的树篱,使其保持一定的高度。我的梯子也一直放在树篱里面。那些树起初只不过是一些树桩,现在却长得又粗又高了。我不断修剪树桩,希望能长得枝多叶茂,生机勃勃。后来,这些树真的长?#26790;?#28982;成荫,令我十分称心如意。树篱中央,则搭着一顶帐篷。帐篷是用一块帆布做成的,由几根柱子支撑着,永远不必修理或重搭。帐篷下放了一张睡榻,那是我用兽皮和其他一些柔软的材料做成的;那些兽皮当然是我从打死了的野兽身上剥下来的。睡榻上还铺了一条毛毯,是我从船上的卧具中拿下来的;另外还有一件很大的值夜衣服用作盖被。我每次有事离开我的老住所时,就住在这座乡间别墅里。

  与别墅毗邻的是我的圈地,里面放养着山羊。当初,为了圈这块地,我曾历尽艰辛。我竭尽全力,把篱?#39318;?#24471;十分严密,免得圈在里面的山羊逃出去。我不遗余力,辛勤劳作,在篱笆外插满了小木桩,而?#20063;?#24471;又密又多,样子不像篱墙,倒像是一个栅?#31119;?#22312;木桩与木桩之间,连手都插不进去。后来,在第三个雨季中,这些小木桩都长大了,成了一堵坚固的围墙,甚至比围墙还坚固。

  这一切都可以证明我并没有?#36947;痢?#20026;了使生活舒适,凡是必须做的事,我都会不辞辛劳地去完成。我认为,?#30452;?#39535;养一批牲畜,就等于替自己建立一座羊肉、羊奶、?#36867;?#21644;奶酪的活仓库。无论我在岛上生活多少年--那怕是四十年--也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同时,我也认为,要想一伸手就能抓到这些山羊,就得把羊圈修筑得十分严密,绝不能让它们到处?#36951;堋?#25105;把这个主意彻底实施,结果把木桩插得太密了,?#20154;?#20204;长大后,?#19968;?#19981;得不?#34074;?#19968;些呢!在这里,?#19968;?#31181;了一些葡萄,我每年冬天贮藏的葡萄干,主要是从自己葡萄园里收获的葡萄晒制而成的。这些葡萄干我都小心保藏,因为这是我现有食物中最富营养最可口的?#31216;貳?#33889;萄干不仅好吃,而且营养丰富,祛病提神,延年益寿。

  我的乡间别墅正处于我泊船的地方和我海边住所的中途,因此每次去泊船处我总要在这里停留一下。?#39029;?#21435;看看那条独木舟,并把船里的东西整理得井井有条。有时我也驾起独木舟出去消遣消遣,但我再也不敢离岸太远冒险远航了,唯恐无意中被急流、大风或其他意外事故把?#39029;?#36208;或刮走。然而,正在这时我生活却发生了新的变化。

  一天中午,我正走去看我的船,忽然在海边上发现一个人的脚印;那是一个赤脚的脚印,清清楚楚地印在沙滩上。这简直把我吓坏了。我呆呆地站在那里,犹如挨了一个晴天霹雳,又像大白天见到了鬼。我侧耳倾听,?#21482;?#39038;四周,可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见到。我跑上高地,向远处眺望,又在海边来回跑了几趟,可还是毫无结果。脚印就这一个,再也?#20063;?#21040;其他脚樱我跑到脚印前,看看还有没有别的脚印,看看它是不是我自己的幻觉。可是,脚印就是脚印,而且就这么一个,不容置疑。脚?#21644;貳?#33050;后跟,是一个完整的脚樱可这脚印是怎么在这儿留下来的呢?我无法知道,也无从猜测。这使我心烦意乱,像一个精神失常的人那样,头脑里尽是胡思乱想,后来就拔腿往自己的防御工事跑去,一路飞奔,脚不沾地。可是,我心里?#21482;炭种?#26497;,一步三回头,看看后面有没有人追上来,连远处的一丛小树,一枝枯树干,都会使我疑神?#26194;恚?#20197;为是人。一路上,我是惊恐万状,头脑里出现各种各样的幻景,幻觉里又出现各种各样荒诞不经的想法以及无数离奇古怪的妄想,简直一言难荆我一跑到自己的城堡--以后我就这样称呼了--一下子就钻了进去,好像后面真的有人在追赶似的。至于我是按原来的想法,用梯子爬进去的呢,还是从我打通了的岩洞的门里钻进去的,连自己都记不得了,甚至到了第二天早上也想不起来。因为,我跑进这藏身之所时,心里恐怖已极,就是一只受惊的野兔逃进自己的草窝里,一只狐狸逃进自己的地穴里,也没有像我这样胆颤心惊。

  我一夜都没合眼。时间越长,我的疑惧反而越大。这似乎有点反常,也不合乎受惊动物正常的心理状态。原来主要是因为我自己大惊小怪,因而引起一连串的胡思乱想,结果自己吓自己;而且,想的时间越长,越是都往坏处想。有时候,?#19968;?#24819;着,那定是魔鬼在作祟;于是,我的理智便随声附和,支持我的想法。我想,其他人怎么会跑到那儿去呢?把他们送到岛上来的船在哪里呢?别的脚印又在什么地方呢?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到那边去呢?但是,再一想,要是?#30340;?#39740;在那儿显出人形,仅仅是为了留下一个人的脚印,那又未免毫无意义,因为我未必一定会看到它。我想,魔鬼若为了吓吓我,可以找到许多其它办法,何必留下这个孤零零的脚印呢?

  何况我住在岛的另一头,魔鬼绝不会头脑如此简单,把一个记号留在我十有八九看不到的地方,而?#19968;?#30041;在沙滩上,因为只要一起大风,就会被海潮冲得一干二净。这一切看来都不能自圆其说,也不符合我们对魔鬼的一般看法,在我们眼里,魔鬼总是十分乖?#23665;?#29502;的。

  所有这一切都使我不得不承?#24076;?#25105;害怕那是魔鬼的作为是毫无根据的。因此,我马上得出一个结论:那一定是某种更危险的生物,也就是说,一定是海岛?#22253;洞?#38470;上的那些野人来跟我作对。他们划着独木舟在海上闲?#21361;?#21487;能卷入了急流,或碰上逆风,偶尔冲到或刮到海岛上。上岸后又不愿留在这孤岛上,?#21482;?#21040;了海上,要不我该发现他们了。

  当上述种种想法在我头脑里萦回时,我起初还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在那边,也没有给他们发现我的小船。要是他们真的看到了小船,就会断定这小岛上有人,说不定会来搜寻我。

  可是,我又胡思乱想起来,出现了一些恐怖的念头。我想,他们可能?#36874;?#29616;?#23435;?#30340;小船,并且也?#36874;?#29616;这岛上有人。又想,如果这样,他们一定会来更多的人把?#39029;?#25481;;即使他们?#20063;?#21040;我,也一定会发现我的围墙。那样,他们就会把我的谷物通通毁掉,把我驯养的山羊都劫走;最后,我只好活活饿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七星彩走势图近260期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昨天一 2012彩票走势图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 六肖中特最准网站 p3预测体彩p3杀号定胆 201911期双色球开机和预测号码 极品六肖中特 陕西11选5前三组选遗漏 500万彩票官网 腾讯彩票特邀貂蝉 2019意甲赛程 新疆18选7的开奖结果查询 青海十一选五青海十一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