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外国文学 > 鲁滨逊漂流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五章(4)


  我在这儿把船停了两天,因为那两天一直刮东南风,风向偏东,而且风也不校风向正好与我上面提到的那股急流的方向相反,因而在?#21040;?#38468;近的海面波涛汹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靠近海岸航?#26657;?#23601;会碰到大浪,如果我远离海岸航?#26657;?#21448;会碰到急流,所以怎么走都不安全。

  第三天早晨,海上风平浪静,因为在夜里风已大大减小了。于是我又冒险前进。可是一开船,我又犯了个大错误,足以给那些鲁莽而无知的水手作为前车之鉴。船刚走近那个?#21040;牽?#31163;海岸还没有船本身的长度那么远,就开进了一片深水面,并且碰上一股激流,就像磨坊下的水流那么急。这股激流来势凶?#20572;?#25226;我的船一直向前冲去。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让船沿着这股激流的边沿前进,可是毫无?#20040;Α?#32467;果,我的船远远冲离?#23435;?#24038;边的那股回流。这时又正好没有一点风。

  我只得拼命划桨,但还是无济于事。我感到自己这下子又要完蛋了。因为我知道,这岛的两头都各有一股急流,它们必然会在几海里以外汇合,到那时,我是必死无疑了,而且我也看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逃过这场灭顶之灾。现在,除了死亡,我已没有任何希望--倒不是?#19968;?#33900;身鱼腹,因为这时海面上风平浪静,而是会活活饿死,因为没有东西吃。不错,我曾在岸上抓到一只大鳖,重得几乎拿都拿不动。我把鳖扔进了船里。此外,?#19968;?#26377;一大罐子淡水。但是,如果我被冲进汪洋大海,周围没有海岸,没有大陆,也没?#34892;〉海?#25105;这么一点点食物和淡水又有什么用呢?

  现在我才明白,只要上帝有意安?#29275;?#23427;可以把?#27515;?#26368;不幸的境遇变得更加不幸。现在我感到,我那荒凉的孤岛是世上最可爱的地方,而我现在最大的幸福,就是重新回到我那荒岛上。?#19968;?#30528;热切的心愿向它伸出双手:"幸福荒芜的小岛啊, "我说,"我将永远看不到你了!"然后,我又对自己说:"你这倒霉的?#19968;錚?#20320;将去何方?"我开始责备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脾气,责备自己不应该抱怨孤独的生活。现在,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能?#26790;?#37325;新回到岸上!可是,我们一般凡人,不亲自经历更恶劣的环境,就永远看不到自己原来所处环境的优越性;不落到?#35282;?#27700;尽的地步,就不懂得珍惜自己原来享受的一?#23567;?#25105;眼看自己被冲进茫茫的大海,离开我那可爱的小岛有六海里多远--现在我?#26377;?#24213;里感到我的小岛确实可爱无比。看到我已没有回岛?#21335;?#26395;,内心的惶恐简直难以形容。但是,?#19968;?#26159;竭力划桨,直到筋疲力尽为止。我尽量把船朝北面划去,也就是向那股急流和回流交汇的海面划去。到了正午,太阳过了子午线,我忽然感到脸上似乎有了一点微风,风向东南偏南。我心中?#37027;?#29123;起了希望;尤其令人振奋的是,过了半小时,风稍稍大起来。这时我离岛已经很远了,要是这时有一点阴云或薄雾,那我也必完蛋无疑。因为我未带罗盘,只要我看不到海?#28023;?#25105;就会迷失方向无法回去。幸好天气始终晴朗,我立即竖起桅杆,张帆向北驶去,尽量躲开那股急流。

  我刚竖起桅杆张好帜,船就开始向前行驶了。我发现四周水色较清,知道那股急流在附近改变了方向。因为,水急水则浊,水缓水则清,我知道那股急流在这儿已成了强弩之末了。不?#26790;?#26524;然发现,在半海里以外,海水打在一些礁石上,浪花四溅。那些礁石把这股急流分成两股,主要的一股继续流向南方,另一股被礁石?#19981;兀?#24418;成一股强烈的回流,向西北流回来,水流湍急。

  假如有人在临上?#22987;?#26102;忽然得到赦免,或者正要被强盗谋害时忽然获救,或者有过类似的死里逃生的经历,就不难体会到我当时那种喜出望外的?#37027;椋?#20063;不难设想我把船驶进那股回流是多么欣喜若狂。平时,正当风顺水急,我张帆乘风破浪向前,那欢快的?#37027;?#26159;不难想像的。

  这股回流一直把我往岛上的方向冲了约三海里,但与先前把?#39029;?#21521;海外的那股急流相距六海里多,方向偏北。因此,当我靠近海岛时,发现自己正驶向岛的北岸,而我这次航行出发的地方是岛的南岸。

  这股回流把?#39029;?#21521;海岛方向三海里之后,它的力量已成了强弩之末,再也不能把船向前?#24179;?#20102;。我发现自己正处于两股激流之间--一股在南面,也就是把?#39029;?#36208;的那股急流,一股在北面,两股激流之间相距约三海里。我刚才说,我正好处于两股激流之间,且已靠近小岛。这儿海面平静,海水没有流动的样子,而?#19968;?#26377;一股顺风。我就乘风向岛上驶去,但船行慢得多了。

  大约下午四点钟,在离海岛不到三海里的地方,我看到了伸向南方?#23612;到牽?#36825;一点我前面也已提到过。正是这堆礁石引发了这次祸端。?#21040;?#25226;急流进一步向南方逼去,同时又分出一股回流向北方流去。这股回流流得很急,一直向正北。

  这不是我要航行的方向,我的航线?#19988;?#24448;西走。由于风还大,我就?#26377;?#37324;穿过这股回流,向西北插过去。一小时之后,离岛只有一海里了,且这一带海面平静,所以不?#26790;?#20415;上了岸。

  上岸之后,我立即跪在地上,?#34892;?#19978;帝搭救我脱离大难,并决心放弃坐小船离开孤岛的一切胡思乱想。?#39029;?#20102;一些所带的东西,就把小船划进岸边的一个小湾里藏在树底下。接?#29275;?#25105;就躺在地上睡着了。这次航行把我弄得筋疲力竭,既?#37327;?#21448;困乏。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样驾船回家。我遇到了这么多危险,知道照原?#22346;?#21435;是十分危险的,而海岛的另一边,也就是西边?#37027;?#20917;,我又一无所知,更无心再去冒险。所以,我决定第二天早晨沿海岸西?#26657;?#30475;看能不能找到一条小河停泊我的小战舰,以便需要的时候再来取它。我驾船沿岸行驶约三海里,找到了一个小湾,约一英里宽,愈往里愈窄,最后成了一条小溪。这对于我的小船倒是一个进出方便的港口,就?#36335;?#26159;专门为它建立的小船坞似的。我把小船停放妥当后,便上了岸。?#19968;?#39038;四周,看看到底到了什么地方。

  我很快就发现,这儿离我上次徒步旅行所到过的地方不远。所以,我只从船上拿出了枪和伞(因为天气很热)就出发了。经过这次辛劳而又危险的航行之后,我感到在陆上旅行十分轻松愉快。傍晚,我就到了自己的茅舍。屋里一切如132旧,因为这是我?#21335;?#38388;别墅,我总是把一切都收拾得整整齐齐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体育彩票新疆11选5 海南环岛赛车福彩规则及奖金 黑龙江11选5前三 体彩11选5玩法 102独家一尾中特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半全场胜负算不算补时 澳门三分彩是真的吗 安徽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煌帝平特肖 福建时时彩11选五投注技巧 浙江飞鱼彩票不输玩法 2019最新澳门博彩线上娱乐大全 买彩票有什么技巧 每期精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