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外国文学 > 鲁滨逊漂流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章(2)


  于是,我让灯在石洞里继续点着,以便晚上要拿东西的话会方便些,就上床睡了。临睡之前,我做了一件生平从未做过的事:我跪下来,向上帝祈祷,求他答应我,如果我在患难中向他呼求,他必定会拯救我。我的祈祷断断续续,话不成句。作完了祈祷,我就喝了点浸了烟叶的甘蔗酒。烟叶浸过之后,酒变得很凶,且烟?#27934;?#20154;,几乎无法喝下去。喝过酒后,就立刻上床睡觉。不久,我感到酒力直冲脑门,非常厉害。我就昏昏睡去,直到第二天下午三点钟才醒来。现在,在我记这日记的时候,我有点怀疑,很可能在第二天我睡了整整一天一夜,直到第三天下午三点钟才醒来。因为,几年后,我发现我的日历中这一周少算了一天,?#20174;?#26080;法解释其中的原因。要是我来回穿越赤道①失去时间的话,我少掉的应该不止一天。事实是,我的确把日子漏记了一天,至于为什么会漏掉这一天,我自己也不得而知。①穿越赤道不会失去时间。在这里,鲁滨逊也许头脑里想到的是日界线,即83国际日期变更线。

  不管怎么说,醒来时我觉得精神焕发,身体也完全恢复了活力。起床后,我感到力气也比前一天大多了,并且胃口也开了,因为我肚子感到饿了。一句话,第二天疟疾没有发作,身体逐渐复原。这一天是二十九日。

  三十日?#27604;?#36523;体更好了,我重又带枪外出,但不敢走得太远。打死了一两只像黑雁那样的海鸟带回家,可又不想吃鸟肉,就又煮了几个鳖蛋吃,味道挺不错。晚上,我又喝了点浸了烟叶的甘蔗酒,因为我感到,正是昨天喝了这种药酒,身体才好起来,这次我喝得不多,也不再嚼烟叶,或烤烟叶熏头。第二天,七月一日,我以为身体会更好些,结果?#20174;?#28857;发冷,但并不厉害。

  七月二日我重新用三种方法治病,像第一?#25991;?#26679;把头弄得昏昏沉沉的,喝下去的药酒也加了一倍。

  七月三日病完全好了,但身体过了好几个星期才完全复原。在体力恢复过程中,我时时想到《圣经》上的这句话:"我就必拯救你。"但我深深感到,获救是绝不可能的,所以我不?#21494;?#27492;存有任何奢望。正当我为这种念头而感到灰心失望时,忽然醒悟到:我一心只想上帝把我从目前的困境中拯救出来,却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获得了拯救。于是,我扪心自问:我不是从疾病中被拯救出来了吗?难道这不是一个奇迹?

  我不是也从最不幸、最可怕的境地中被拯救出来了吗?可自己有没有想到这一层呢?自己?#38047;?#27809;有尽了本份,做该做的事情呢?"上帝拯救?#23435;遙?#25105;却没有颂赞上帝。"这就是说,我没有把这一切看作上帝对我的拯救,因而也没有感恩,我怎样期望更大的拯救呢?

  想到这些,我心里大受感动,立即跪下来大声感谢上帝,感谢他使我病好复原。

  七月四日早上,我拿起《圣经》从《新约》读起。这次我是真正认真读了,并决定?#21051;?#26089;晚都要读一次,也不规定一定要读多少章,只要想读就读下去。认真读经之后不久,心中受到深切、真诚的感动,觉悟到自己过去的生活,实在罪孽深重,梦中的情景又一?#32963;?#29616;在我?#25343;?#21069;。我认真思考了梦中听到的那句话: "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能使你忏悔。"那天,我真诚地祈求上帝给我忏悔的机会。忽然,就像有天意似的,在我照例翻阅《圣经》时,读到了这句话:"上帝又高举他在自己的右边,立为君王和救主,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①于是,我放下书,双手举向天空;同时,我的心灵也升向天上,并欣喜若狂地高喊:"耶稣,你大卫②的儿子,耶稣,你被上帝举为君王和救主,请赐给?#19968;?#25913;的心吧!"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算得上是真正的祈祷,因为,我这次祈祷与自己的境遇联系了起来,并且,这次祈祷是受了上帝的话的鼓舞,抱着一种真正符合《圣经》精神的希望。也可以说,只有从这时期,我才开始希望上帝能听到我的祈祷。

  现在,我开始用一?#38047;?#20197;前完全不同的观点,理解我上面提到的那句话:"你若呼求我,我就必拯救你。"过去,我所理解的所谓拯救,就是把我从目前的困境中解救出来,因为,虽然我在这里自由自在,但这座荒岛对我来说实在是一座牢狱,而且是世界上最坏的牢狱。而现在,我从另一种意义上来理解"拯救"的含义?#20309;一?#39038;自己过去的生活,感到十分惊恐,我深?#20982;?#24049;罪孽深重。因此,我现在对上帝别无他求,只求他把我从罪恶的深渊中拯救出来,因为,我的负罪感压?#26790;?#26085;夜?#35805;病?#33267;于我当前孤苦伶仃的生活,就根本算不了什么。我无意祈求上帝把我从这荒岛上拯救出去,我连想都没有这样想过。与灵魂获救相比,肉体的获救实在无足轻重。在这里,我说了这些话,目的是想让读者明白:一个人如果真的世事通明,就一定会认识到,真正的幸福不是被上帝从患难中拯救出来,而是从罪恶中拯救出来。

  现在,闲话少说,重回到日记上来吧。

  我当前的境况是:虽然生活依然很艰苦,但精神却轻松多了。由于读《圣经》和祈祷,思想变得高尚了,内心也有了更多的安慰,这种宽慰的?#37027;?#25105;以前从?#20174;?#36807;。同时,健康和体力也已恢复,我重又振作精神,?#25165;?#24037;作,并恢复正常的生活。

  从七月四日至十四日,我主要的活动是带枪外出,四处走走。像大病初愈的?#22235;?#26679;,走走歇歇;随着体力逐渐恢复,再逐?#22204;?#22823;活动范围。当时,我精神萎靡,体力虚弱,一般人?#30340;?#24819;像。我治病的方法,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也许,这种方法以前从未治愈过疟疾。可我也不能把这个方法介绍给别人。用这个方法疟疾是治好了,但使我身体虚弱不堪。此后好长一段时间,我的神经和四肢还经常抽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甘肃11选5前三直中多少钱 18luck线上娱乐城加盟合作 快乐双彩计算器 霸王中特网 河南跑马彩票技巧 腾讯欢乐升级老版下载手机版下载地址 黑龙江十一选五自助 娱乐城电子游艺 青海11选5基本走势图 福彩3d天宇现场感受 快速赛车开奖怎么玩 北京pk10稳赚 河南22选5达芬奇 香港赛马会高手心水资料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查询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