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外国文学 > 鲁滨逊漂流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章(3)


  我们的船载重一百二十吨,装备有六门炮,除了船长、他的小佣人和我自己外,另外还有十四个人。船上没有什么大件的货物,只是一些适合与黑人交易的小玩意儿,像假珠子啦,玻璃器具啦、贝壳啦,以及其他一些新奇的零星杂货,像望远镜啦、刀子啦、剪刀啦、斧子啦等等。

  我上船的那天,船就开了。我们沿着海岸向北航行,计划驶至北纬十至十二度之间后,横渡大洋,直放非洲。这是一条当时通常从南美去非洲的航线。我们沿着巴西海岸向北行驶。一路上天气很好,就是太热。最后我们到达圣奥古斯丁角,那是在巴西东部突入海里的一块高地。过了圣奥古斯丁角,我们就离开海岸,向大海中驶去,航向东北偏北,似乎要驶向费尔南多德?#24503;?#23612;亚?#28023;?#20877;越过那些岛屿向西开去。

  我们沿着这条航线航行,大约十二天之后穿过了赤道。根据我们最后一次观测,我们已经到了北纬七度二十二分的地方。

  不料这时我们突然遭到一股强烈飓风的袭击。这股飓风开始?#20323;?#21335;刮来,接着转向西北,最后刮起了强劲的东北风。猛烈的大风连刮十二天,使我们一筹莫展,只得让船乘风逐?#20284;?#27969;,听任命运和狂风的摆布。不必说,在这十二天中,我每天都担心被大浪吞没,船上的其他人也没有一个指望能活命。

  在这危急的情况下,风暴已使我们惊恐万状,而这时船上一个人?#21482;?#28909;带病死去,还有一个人和那个小佣人被大浪卷到海里去了。到第二十二天,风浪稍息;船长尽其所能进行了观察,发现我们的船已刮到北纬十一度左右的地方,但在圣奥古斯丁角以西二十二经度。船长发现,我们的船现在所处的位置在巴西北部或圭亚那海岸;我们已经?#36824;?#20102;亚马孙河的入海口,靠近那条号称"大河"的俄利诺科河了。

  于是,船长与我商量航行线路。他主张把船开回巴西海岸,因为船已渗漏得很厉害,而且损?#31515;?#37325;。

  我竭力反对驶回巴西。我和他一起查看了美洲沿岸的航海图,最后得到的结论是,除非我们驶到加勒?#28909;旱海?#21542;则就找不到有人烟的地方可以求援。因此,我们决定向巴尔巴多群岛驶去。据我们估计,只要我们能避开墨西哥湾的逆流,在大海里航行,就可在半个月之内到达。在那儿,如果我们不能把船修一下,补充食物和人员,我们就不可能到达非洲海岸。

  计划一定,我们便改变航向,向西北偏西方向驶去,希望能到达一个英属海?#28023;?#22312;那儿我希望能获得救援。但航行方向却不由我们自己决定。在北纬十二度十八分处,我们又遇到了第二阵暴风,风势与前一次同样凶猛,把我们的船向西方刮去,最后把我们?#32428;?#24403;时正常的贸易航线,远离人类文明地区。在这种情境下,即使我们侥幸不葬身鱼腹,?#19981;?#32473;野人吃掉;至于回国,那谈都不用谈了。

  狂风不停地劲?#25285;?#24773;况万分危急。一天早上,船上有个人突然大喊一声:"陆地!"我们刚想跑出舱外,去看看我们究竟到了什么地方,船却突然搁浅在一片沙滩上动弹不得了。

  滔天大浪不断冲进船里,我们都感到死亡已经临头了。我们大家都躲到舱里去,逃避海浪的冲击。

  没有身临其?#24120;?#26159;不可能描述或领会我们当时惊惧交加的情景。我们不知道当时身处何地,也不知道给风暴刮到了什么地方:是岛屿还是大陆,是有人烟的地方,还是?#26790;?#20154;迹的蛮荒地区。这时风势虽比先?#22885;约酰?#20294;依然凶猛异常。我们知道,我们的船已支持不了几分钟了,随时都可能被撞成碎片,除非出现奇迹,风势会突然停息。总之,我们大?#26131;?#22312;一起,面面相觑,时刻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准备去另一个世界,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已无能为力了。这时,船没有像我们所担心的那样被撞得粉碎,同时风势也渐渐减弱,使我们稍感安慰。

  风势虽然?#32422;酰?#21487;船搁浅在沙里,无法动弹,因此情况依然十分危急。我们只能尽力自救。在风暴到来之前,船尾曾拖着一只小艇。可是大风把小船刮到大船的舵上撞破了,后?#20174;直?#21367;到海里,不知是沉了,还是飘走了。所?#36828;源宋?#20204;只得作罢了。船上还有一只小艇,只是不知如何把它放到海里去。但现在我们已没有时间商量这个问题了,因为我们觉?#20040;?#33337;时刻都会被撞得粉碎。有些人甚至还说,船实际上已经破了。

  在这危急之际,大副抓住那只小艇,大家一起用力,把小艇放到大船旁。然后,我们十一个人一起上了小艇,解开小艇缆绳,就听凭上帝和风浪支配我们的命运了。虽然这时风势已减弱了不少,但大海依然波涛汹涌,排山倒海向岸上冲去。难怪荷兰人把暴风雨中的大海称之为"疯狂的海洋",真是形象极了。

  我们当时的处境是非常凄惨的。我们明白,在这种洪涛巨浪中,我们的小艇是万难生存的,我们不可避免地都要被淹死。我们没有帆,即使有,也无法使用。我们只能用桨向岸上划去,就像是走上刑场的犯人,?#37027;?#21313;分沉重。因为,我们知道,小艇一靠近海岸,马上就会被海浪撞得粉碎。然而,我们只能听天由命,顺着风势拼命向岸上划去。我们这么做,无疑是自己加速自己的灭亡。

  等待着我们的海岸是岩石还是沙?#29627;?#26159;陡岸还是浅?#29627;?#25105;们一无所知。我们仅存的一线希望是,进入一个海湾或河口,侥幸把小艇划进去;或划近避风的陡岸,找到一片风平浪静的水面。但我们既看不到海湾或河口,?#37096;?#19981;到陡岸;而且,我们越靠近海岸,越感到陆地比大海更可怕。

  我们半划着桨,半被风驱赶着,大约走了四海里多。忽然一个巨浪排山倒海从我们后面滚滚而来,无?#23665;?#32473;我们的小艇以致命一击。说时迟,那时快,巨浪顿时把我们的小艇打得船底朝天;我们都落到海里,东一个,西一个。大?#19968;?#26469;不及喊一声"噢,上帝啊!",就通通被波涛吞没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白小姐财经 复试连码专家 7星彩开奖结果18137期 元彩app 河内5分彩官网开奖 葡京娱乐场玩 新疆11选5开奖助手 连码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海南七星彩规律图准确 黑龙江十一选五电子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会员lm0 专业彩票网站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广东快乐十分冷热统计 香港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