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外国文学 > 鲁滨逊漂流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5)


  不久之前,那种邪恶的力量驱使我离?#39029;?#36208;。我年幼无知,想入非非,妄想发财。这种念头,根深蒂固,竟使我对一切忠告充耳不闻,对父亲的恳求和严命置若罔闻。我是说,现在,又正是这同一种邪恶的力量--不管这是一种什么力量,使我开始了一种最不幸的冒险事业。我踏上了一艘驶往非洲海岸的船;用水?#32622;?#30340;俗话说,到几内亚去!

  在以往的冒险活动中,我在船上从未当过水手。这是我的不幸。本来,我可以比平时艰苦些,学会做一些普通水?#32622;亲?#30340;工作。到一定时候,即使做不了船长,说不定也能当上个大副或船长助手什么的。可是,命中注定我每次都会作出最坏的选择,这一?#25105;?#19981;例外。口袋里装了?#29238;?#38065;,身上穿着体面的衣服,我就像往常一样,以绅士的身份上了船。船上的一切事务,我从不参与,也从不学着去做。

  在伦敦,我交上了好朋?#36873;?#36825;又是我命里注定的。这种好事通常不会落到像我这样一个放荡不羁、误入歧途的年轻人身上。魔鬼总是早早给他们设下了陷井。但对我却不然。一开始,我就认识了一位船长。他曾到过几内亚沿岸;在那儿,他做了一笔不错的买卖,所以决定再走一趟。他对我的谈话很感兴趣,因为那时我的谈吐也许不怎么令人讨厌。他听我说要出去见见世面,就对我说,假如我愿意和他一起去,可以免费搭他的船,并可做他的伙伴,和他一起用餐。如果我想顺便带点货,他将告诉我带什么东西最能赚钱,这样也许我能赚点钱。

  对船长的盛情,我正是求之不得,并和船长成了莫逆之交。船长为人真诚其实,我便上了他的船,并捎带?#35828;?#36135;物。

  ?#25422;?#25105;这位船长朋友的正直无私,我赚了一笔不小?#37027;?#22240;为,我听他的话,带了一批玩具和其他小玩意儿,大约值四十英镑。这些钱我是靠一些亲戚的帮助搞来的。我写信给他们;我相信,他们就告诉我父亲,或至少告诉?#23435;?#27597;亲,由父亲或母亲出钱,再由亲戚寄给我,作为我第一次做生意的本钱。

  可以说,这是我一生冒险活动中唯一成功的一次航?#23567;?#36825;完全应归功于我那船长朋友的正直无私。在他的指导下,?#19968;?#23398;会了一些航海的数学知识?#22836;?#27861;,学会了记航海日志和观察天文。一句话,懂得了一些做水手的基本常识。他乐于教我,我也乐于跟他学。总之,这次航行使我既成了水手,又成了商人。这次航行,我带回?#23435;?#30917;零九盎司金?#24120;?#22238;到伦敦后,?#19968;?#22238;了约三百英镑,赚了不少钱。这更使?#39029;?#36487;满志,因而也由此断送?#23435;?#30340;一生。

  然而,这次航?#24184;?#26377;我的不幸。尤其是因为我?#20146;?#29983;意都是在非洲西海岸一带,从北纬15度一直南下至赤道附近,天气异常炎热,所以我得了航行于?#21364;?#27700;域水?#32622;?#24120;得的热病,三天两头发高烧,说胡话。

  现在,我俨然成了做几内亚生意的商人了。不幸的是,我那位当船长的朋友在回伦敦后不久就去世了。尽管如此,?#19968;?#26159;决定再去几内亚走一趟,就踏上了同一条船。这时,原来船上的大副做了船长。这是一次最倒霉的航?#23567;?#34429;然我上次赚?#35828;?#38065;,但我只带了不到一百英镑的货物,余下的二百英镑通通寄存在船长寡妇那里。她像船长一样,待我公正无私。但是,在这次航行中,我却屡遭不幸。第一件不幸的事情是:我们的船向加那利群岛驶去,或者,说得更?#38750;?#20123;,正航行于这些群岛和非洲西海岸之间。一天拂晓,突然有一艘从萨累开来的土耳其海盗船,扯满了帆,从我们后面追了上来。我们的船也张满了帆试图逃跑。但海盗船比我们快,逐渐?#24179;宋?#20204;。看情形,再过几小时,他们肯定能追上我们。我们立即开始作战斗准备。我们船上有十二门炮,但海盗船上有十八门。大约到了下午三点钟光景,他们赶了上来。

  他们本想攻击我们的船尾,结果却横冲到我们的后舷。我?#21069;?#20843;门炮搬到了这一边,一起向他们开火。海盗船边后退,边还击;他们船上二百来人一起用枪向我们射击。我们的?#33368;?#34109;得好,无一受伤。海盗船准备对我们再次发动攻击,我们也全力备战。这一次他们从后舷的另一侧靠上我们的船,并有六十多人跳上?#23435;?#20204;的?#35013;濉?#24378;盗们一上船就乱砍乱杀,并砍断?#23435;?#20204;的桅索等船具。我们用枪、短柄矛和炸药包等各种武器奋力抵抗,把他们击退了两次。我不想细说这件不幸的事。总之,到最后,我们的船失去了战斗力,而且死了三个人,伤了八人,?#22351;?#25237;降。我们全部被俘,被押送到萨累,那是摩尔人的一个港口。

  我在那儿受到的待遇,并没有像我当初担心的那么可怕。

  其他人都被送到?#23454;?#30340;宫里去,远离了海岸;我却被海盗船长作为他?#32422;?#30340;战利品留下,成了他的奴隶。这是因为我年轻伶俐,对他有?#20040;Α?#25105;的境况发生了突变,从一个商人一下子变成了可怜的奴隶。这真使我悲?#20174;?#32477;。这时,我不禁回忆起我父亲的预言;他说过我一定会受苦受难,并会呼援无门。现在我才感到,父亲的话完全应验了。我现在的境况已再糟不过了。我受到了老天的?#22836;#?#35841;也救不?#23435;搖?#21487;是,唉,我的苦难才刚刚开始呢,下面我再?#24188;?#32454;说吧。

  我的主人把我带回他家中。我满以为他出海时会带上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足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秒速飞艇开奖软件下载 北京赛车直播 单机象棋 新疆25选7开奖池多少钱 天际六合心水论坛 湖南福彩中奖名单公布 内蒙古快3乐彩网 体彩超级大乐透127期开奖结果 极速11选5是骗人的吗 体彩顶呱刮大礼包 青海快3必出号 陕西十一选五加奖 黑龙江p62中奖查询 双色球号所有号码是多少钱 广西快乐双彩论坛